培训记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29:47 来源: 吉安信息港

政命难违  4月上旬,正是全市中学生体育、理化生操作实验考试的关键时刻,这天早饭上班后,校长告诉我:市教育局要求你参加全市“十一五”农村中学校长岗位资格培训。  “我一不是校长,二不是副校长,给学校节约些培训经费吧;我是不乐意参加这样的培训的。”一听这不着边际的行政命令,我就轻描淡写地笑笑回答校长。  “不行!”校长回我一笑,“参加是一定的。市教育局的培训文件都下来了,你准备一下,明天去市委党校报到。”  “这几天正是学生参加体育考试、理化生实验操作考试的时间,这些都是我一手经办和负责的工作,我一走,手头的工作咋办?”  “工作不能耽搁,培训还要参加。”  各位看官,叫你说说,我们校长这样的回答,是不是很到位啊?听完校长的回答,我悄悄地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到底是去呢,还是不去呢?”我琢磨着校长的指令,“我从事教导主任工作十余年来,深知自己的职位离校长的职位还远着呢,思想上压根就没有了再从仕途上进步的打算;几年前,我的高级职称解决后,头脑中更没有了评先晋级的愿望,今天,硬要求我参加这一类的校长岗位资格培训,对我个人来说,到底有什么用呢?”  下午,趁向校长汇报工作的间隙,我再次推脱不乐意参加校长岗位培训的指令。校长一脸的微笑:“这样的培训我参加次数也多了,过程也都是很轻松的;晚去两天也行,只要培训结业的时候有培训考试成绩就行;这两天,你把手头的工作处理一下,抽空就去吧!”  “中!”我应付着校长的话。  晚上,我把通知我培训的事和我不乐意参加培训的想法告诉妻子,妻子一脸的疑惑,用指头狠狠地照我额头上点了一下:“你真糊涂,是个典型的傻瓜。什么校长培训啊,谁不知道这是借培训之名,外出修身养性,游山玩水而已?去!一定要去。”  “我就是一个不爱张扬的主儿,不想接触外面的花花世界。”我委婉地向妻子争辩。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的老公学不坏!”妻子一派很坚定的语气。  “其实,今天下午,我又想了一下午,感觉自己还是应该去的。”我看着妻子的脸说。  “说来听听。”  “一是我可以利用培训学习的间隙到驻马店日报社领我的稿费、领取有奖征文的奖品和证书,亲自接触和聆听一下报社编辑老师的写作指导;二是可以与教育学院的教授面对面地接触,向教授们汇报我研究清代诗稿《带波园》诗集的研究进展,同时向他们求教诗集研究中的困惑,进而推进我在诗集中的后续研究;三是接触一下全市文学界的几位高手作家,与之叙旧、交流写作心得、索要几本天中文学名家新出版的书稿。从这几方面看,我就有了参加培训的想法。”  “政命难违哦。”妻子回我一笑,“你出门了,单位繁琐的工作就不用你操心了,落下个满身清净;走出去,你的视野更开阔,写作素材会更广。这叫做出公差办私事——值得!”  说完,我和妻子相拥进入了梦乡。    接受培训  今年的春天来的似乎格外地晚。春节前后,一直没下过一场透墒雨的乡村,春分未过,淅沥的春雨隔三差五地沐浴着大地。一月过后,春耕的农夫都有了“春雨不再贵如油”的感叹。  走出封闭的校园,乘上南下的汽车,放眼空旷的原野,我的心头顿时有了心旷神怡、神采飞扬、志高气爽等词汇。绿油油的麦面成了春天图画的底色,黄橙橙的油菜花为飞舞的蜂蝶提供着无限的蜜源,远处杏树的花蕊还在枝头绽放,近处桃树的枝头已有蓓蕾欲开,沟沿的野花争奇斗妍、路旁的树木一争高下……春天把世界拥抱,思绪让我春潮澎湃。  一路劳顿一路景,一车欢畅一车情。来到市委党校,眼见到的就是负责接待我们这一期培训的负责人。一看培训课程表,我不自觉地问班主任:“培训已经进行5天了?”  “是的。不过,还不算晚。你去住室把行李安排好,回头再来听课吧。”我们的培训班主任是位女性,她看我文质彬彬的,也很温和地给我交流。  通过简短的对话,我知道了一些信息:我的校长早已为我的培训办好了一切手续,交清了所有费用。因为我经常在单位里是个走不开的主儿,为让我安心在学校交接完手头的工作,做到工作、参训两不误,校长还宴请了培训我们的领导和老师,并且早已为我的培训学习疏通了关系,所以,尽管我在培训学员中是迟到的一位,但领导和老师却没有一次记我缺席过。  培训领导和老师很理解我们基层的老师,尤其是他们一听说我是从农村乡下来的,培训老师们不由自主地就有了一种同情之感:什么乡村教师条件艰苦啊、工资偏低啊、待遇较差啊等等。反正,他们除了不认为我们业务素质差之外,都认为我们乡村学校的老师要比城镇的老师来,实在是能吃苦多了。后来,我把报到的经过给和我一起培训的学员讲,大家都很佩服我的校长,也很赞同培训老师能理解我们。大家一致表示,既然这样了,那我们就好好参加培训吧。其实,这次培训学习的经历终证明:我自从报到学习后,其间没有一次缺席过,什么想家了,有病了,家中工作脱不开身了,这些理由在我身上统统没有了市场。眼看别的学员不停地时来时走,而我却坚持“既来之、则安之”,让在家的校长和培训基地的老师及领导都看看,我是如何由开始的不乐意参加培训转变到现在热衷于培训基地的。  这天上午,培训老师讲的是学校安全教育的预防和对策,教员的深刻理论和精彩的案例剖析,让我听得非常专注。培训要下课了,我还沉浸在教员的精彩案例剖析中。为了培训结束后的进一步学习和领会,我把教员的讲义及时拷贝到了我的优盘中……  为便于管理,培训基地把我们学员按隶属地分配住房,和我住在一起的都是我的老乡。午间休息的时候,我和同一个住室的学员张成功校长、王发亮校长、李凯歌校长等老乡谈起了这次培训的初步感受,尤其是出发之前与校长的谈话。我说,我出来培训之前,校长就单独告诉我:理论学习吗,你可以少去、或不去,倘若缺课了,抽空再把培训教材看一遍就行了,实在不行,就把教员的讲义复制下来,抽空再学。重要的是,理论学习后的实践活动和考察活动你一定要参加的。来到培训基地后,我才知道,不论是实践活动或是考察活动,这些都是叫法上或称谓上有区别的活动,其实质都是外出公费旅游而已。因为考虑到学校经费问题,我开始接到校长要我参加培训的通知时,我思想上不忍心花单位的钱,不想借考察之名,以求游山玩水之利,所以,不乐意参加学习,不乐意丢下自己手头的工作。平时的闲暇之余,我不只一次地给同事交流:每个黄金周里,外出游山玩水的人士,没有一个是卖二百斤小麦来旅行的农民,没有一个靠出卖体力、积攒两月辛苦工资的农民工兄弟。在浩浩荡荡的旅游大军中,公费旅游的队伍总是旅行社收入的主力军,靠公款拉动内需,凭借单位小金库消费依然是国家旅游税收的支柱。  高调谁都回唱。回忆整个培训过程,我的感受还不只是公款旅游带给我的思考,我还有更深刻的感受:我在给自己大脑充电的同时,酒精也常常刺激着我大脑的每一根神经。有民谣说:现在的干部都是(久经)酒精考验的。    美酒作伴  理论培训学习整七天,我却喝掉白酒八斤半。  培训的天,中午非要个为我接风洗尘的是我们培训班小组的组长、本县一所中学的张成功校长。说是张成功校长为我接风洗尘,可终买单的却成了别人。  张成功比我年长两岁,是我们小组学员中年长的一位,大家都习惯叫老张哥,我则习惯称之为“张校”。张校有个高中同学是市水利局的一把手,张校的手机拨通了几个电话后,我们随机就走进了附近的凤凰楼大酒店。一进店门,张校的老同学、市水利局局长早已等候在那里。局长把酒菜安排好以后,又叫来了一位副局长和单位办公室主任。  各位好汉都落座,宾朋相互皆敬酒。一盘盘冷菜、热炒端上来后,大家先是猛吃了一会儿。肚中有了美味佳肴垫底,大家敬起酒来个个豪情满怀。李凯歌校长因血压偏高,对面好酒好菜,眼看大家尽兴饮酒,他自愧无此兴致。局长礼节性地敬酒,李凯歌也只是礼节性地接酒,然后端起酒杯就把酒水让给了邻桌的我:老兄,帮弟一把。此情此景,礼节性地谦虚一番是应该的,但对于我来说,过分谦虚就是骄傲,我笑笑回绝后,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主人倒酒完毕,作为客人的一方,大家一致推举我为代表回敬对方,我就趁势表示也借花献佛一回,一是对东道主的盛情款待表示感谢,二是郑重地邀请对方合适的时候回访我们。  我准备敬酒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后,我发现张成功跟前的酒杯还有大半杯子的白酒:“张校,快喝起来!”  张成功不知何故,用起酒来总是婆婆妈妈、扭扭捏捏,一副故作谦虚的模样。  “酒量不高怕丢愁,自我约束少喝酒。”张成功看似好爽,但说出的酒话却甚是文雅。  听了张成功校长的一番话,我接着话茬说:“诗向朋友吟,酒逢知己饮。为活跃酒桌气氛,大家尽情地吃着,我随便给各位讲个小笑话助助兴,然后,我再给大家敬酒。”  “中!”大家笑了,我开始讲话了:“前年,我村有一个寡妇,丈夫已经去世两年了。一天,我出门办事也正好碰见寡妇出门,看着她高挺的肚子,我疑惑地问:‘嫂子,俺大哥去世快两年了,可你现在依然身怀六甲,咋回事啊?’寡妇笑笑回答:‘告诉你吧,这还是二年前你大哥留下的种。’我笑笑又问:‘常言说十月怀胎,你这是两年怀胎啊。’寡妇笑笑:‘可不是吗,都怪我底子厚啊’!”  “哄——”我刚说完,大家都笑了,李凯歌、王发亮等都劝张成功:“快喝!快喝!寡妇的底子厚,咱的底子咋也厚啊?”  在大家的劝酒下,张成功端起酒杯:“咕咚、咕咚”三两白酒立马见了底。估摸着大家也吃好了,看着张成功的底子酒也消灭了,我趁势一手端起酒杯,一手拿起酒瓶:“今天有幸认识各位,我也来给大家倒杯酒。按照我们家乡的规矩,我喝多倒少,喝大倒小。”  酒桌上,大家做起主人来一个比一个实在,但一旦成了客人,那就一个比一个谦虚。一听我反过来说的话,大伙异口同声地回答:  “中!”  我倒了一圈酒,酒桌上就添了两个空空的酒瓶。半斤酒下肚,我自己也有了飘飘然之感。等大家都互相敬酒完毕,也快到了我们上课的时候。简单吃过面饭以后,我们离席开始向培训点走去。一路上,李凯歌不停地打电话,联系安排晚上的就餐地点。通过电话沟通,我们确定了在本城一个当老师的老乡家里叙旧喝酒。  一会儿,王发亮说:“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市建筑公司任总经理,不如让他安排?”“谁安排都行!”我们几个笑着回答。又是一阵电话沟通,王发亮同学回电话了:“你们拿死工资的,一月就那一两千元,那经得起折腾啊?到我这里吧,晚上我安排!”  果不其然,下午的课还没上完,王发亮的同学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催我们去赴宴。宴会上,王发亮的同学教训我们:“你们都是靠工资养家糊口的,迎来送往时由公家买单。我是公司总经理,吃多少我签个字就行了,不要让伙计们自己掏腰包!”听对方说得很有道理,大家都不再言语。一会儿,对方又说:“常言道: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晚宴由我们建筑工地的一个项目经理买单,他承包了我们的工程,早就嚷求着要宴请我们,今天正好赶上了,都是老乡、老同学的大家不要客气!”  事实也正象建筑总经理所说,这几天,宴请我们几个的有市水利局、土地局、工商局、交通局、武警部队、市委办公室等领导。每到一处都是公款买单。后来,张成功问我:“你喝酒为啥恁豪爽?”我回之一笑:“这些天来,我们每次喝的白酒没有一瓶不是的,我一天只有50元的工资,一瓶白酒就是我一个星期的收入,这么好的便宜叫谁不心动?再说,李白斗酒诗百篇。不喝酒,没有灵感。在酒精的刺激下,我的写作灵感会不断涌现。”正说话间,妻子给我打来了电话,先问外出培训习惯不习惯,又问吃住怎么样,我告诉她说:“酒精穿肠过,健康在我心。”  ,妻子告诉说,我出来的这两天,邮局给我寄来了两张京城报社的稿费通知单,我趁着酒劲胡侃说:“你先放着吧,过两天还会有稿费寄来的,到时一并去取。”  挂掉电话,张成功羡慕地问我:“一年挣多少稿费啊?”  我摇了摇手:“不多,够吃碗面条。”  “那也行啊!喝酒离不开面条。”李凯歌接着说  “明天和我一起到市日报社领稿费和有奖征文的奖品去吧?”我和气地征询大家的意见。  “稿费领了干什么?”王发亮反问我。  “喝酒!”我大手一挥,很是豪爽。    对话编辑  这天,培训老师讲的是学校日常管理,照样是结合各地学校出现的管理上的常见案例,老师进行理论上的剖析,然后传授给大家一些应急预案或对策。因为学员都是管理出身,老师很快就讲完了准备的讲义,大家感觉离中午吃饭的时间尚早,一时无事可做,我就趁大张成功、王发亮等老乡校长外出娱乐之机,决定到报社会一会各位编辑老师。   共 146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的发病机制你看多少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