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镍市场2016年弱势寻底路漫漫

2019-03-10 23:55:55

对于2016年的镍市场,我们认为镍价将继续偏弱,可能继续下破今年的低点,弱势寻底路漫漫。在海外主要镍生产企业不主动减产的情况下,我们不盲目猜底,不排除下探至7200美元/吨附近的可能。主要运行区间可能在美元/吨,重要压力位9500美元/吨。明年将演绎供应减产与需求放缓的激烈博弈,寻底之路漫长,但减产话题将是市场更为关注的重点,这也是市场期待的变化。

主要逻辑:

1)欧美经济体将有望好于新兴经济体的表现,但其经济结构决定了小幅好转对镍消费量的提振作用极为有限。而新兴经济体略显悲观,是镍消费增长可能继续放缓的主要拖累,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将面临进一步放缓。因此,明年消费增长进一步放缓是较大概率的事件。

2)供应端上,红土镍矿港口库存虽然较低,但明年依然可能不会成为限制镍铁生产的瓶颈,而印尼新建镍铁产能也将逐步投产,虽然总体量还不大,但对我国镍生铁的减产形成一定补充。我国镍铁以及电解镍企业已经开始联合减产,实际情况还需考察,原料端及电力等成本的继续下移可能令减产实际行动不如预期。而海外市场大型镍企业均还没有较大减产计划,弥补了国内市场产量下降,明年可能令镍波动性更大,事件推动型的偶然性行情将可能更多。

3)在供应和需求都可能下滑的背景下,镍行业目前的庞大库存是镍家面临的巨大压力,去库存在2016年将继续进行,而明年不锈钢行业可能也面临减产可能,中间库存也面临进一步挤压。

面临主要风险:

1)供应端减产的扩大,尤其是海外镍企如果相继宣布减产达到20%以上,则阶段性镍价将具备反弹的机会,反弹幅度可能10%以上。重点关注企业:Norilsk、Vale、嘉能可等。

2)库存变化,尤其是可观察到的LME库存。目前40万吨LME库存对镍价仍形成较大压力,如果LME库存继续大幅下滑跌破35或30万吨的整数关,以及镍的CAsh升贴水配合,则镍同样有望阶段性反弹。

3)政策利好下对市场情绪的影响。明年可能更多关注的宏观政策还是在于我国的政策变动。诸如降准降息、国储收储等都将对市场情绪甚至中长期预期产生影响。而如果在市场连续急跌的过程中出现这些信息,可能造成空头竞相获利离场,短期会加大市场反弹的力度。因此,市场急跌中要谨慎追空。对于收储的问题,3万吨左右可能还不足以改变市场情绪,10万吨级别的收储量才可能带来较大的市场情绪改变。

4)人民币大幅贬值。如果人民币继续大幅贬值,则一定程度上限制国内沪镍的跌幅。而如果伴随基本面因素LME镍反弹,则会相应加大沪镍反弹力度以维持内外价差的平衡需求。

一、2015年市场回顾

2015年,LME镍价几乎呈现单边震荡下跌的走势,点出现在1月份,之后开始震荡下跌,以当前价格来算,相对于去年年底,镍价下跌了42.63%,在12月份跌破2008年的低点,点达到8145美元/吨。国内市场同样追随LME市场的走势,不过下半年随着人民币的持续贬值,两市比值开始明显走高,不过镍的进口盈利水平整体处于正常波动范围。

从主要影响因素来看,在2014年市场受到印尼禁矿影响较为一致的预期下,镍价大幅反弹后市场开始发现印尼禁矿并没有对我国镍供应产生实质影响,市场开始走入纠错行情中。而在我国经济持续放缓、全球需求表现疲弱的影响下,LME镍价震荡下跌,鲜有反弹。4月份阶段性反弹主要还是由于在我国沪镍上市由于注册品牌的限制,国内镍市场呈现逼仓走势,价格持续反弹,但随着俄镍的成功注册成上期所品牌,镍价开始再次转头向下。在进入三季度后期,在美联储加息预期愈强以及国内经济回落明显,需求加速下滑的情况下,镍价开始呈现加速下跌走势,并跌破2008年低点再创新低。

二、中国需求继续下滑全球难有承接体

欧美经济对于需求实际提振不大,重点还是看中国,但在中国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继续放缓的背景下,还没有其他新兴经济体能承担大任,需求缓步下滑是大概率。

我们考察了2000年以来全球镍消费量数据,从图中来看,全球镍消费量处于稳步增长的势头,年之间一度出现显著的短暂下滑,但之后在我国大规模刺激之下,我国消费量开始大幅增长,带动全球镍消费量继续加速增长。至目前,我国镍消费量已经在全球消费中的比例达到了50%。而反观发达经济体中的欧盟以及美国,欧盟的镍消费量值处于持续下滑的态势,在全球比重中也持续下滑。而美国消费量基本维持稳定,近两年值略有回升,在全球消费比重也基本上维持在10%以下,变动不大。作为新兴经济体中的代表,印度在全球镍消费中的比重一直稳定在低位,虽然印度有提振经济的美好愿望,但其固有的社会特点使得其经济发展较慢,对镍的消费短期也难有提振。

从1980年到现在,美国GDP中的制造业比重持续下降,制造业分项中除了计算机与电子产品比重保持相对稳定之外,其他的分项均处于持续下滑之中。在美国的经济构成中,制造业尤其是其中的耐用品是镍消费的主要领域,但其比重持续下滑,因此,虽然美国经济表现良好,但镍消费的水平增长极为有限。作为发达经济体的欧盟同样有类似表现,而其经济整体表现还不如美国。因此,2016年的镍消费实质需求不能寄托在以美国为主的发达经济体身上。

在我国经济继续以结构性改革为主,GDP增长底限继续下调至6.5%的情况下,全球经济体还不能够承接中国经济放缓所带来的镍消费下滑的重任。

三、不锈钢可能减产中间库存继续挤压

今年我国经济明显放缓,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而由于需求端下降以及供应端削减缓慢,螺纹钢以及不锈钢价格大幅下挫。以太钢不锈钢价格为例,从年初的9000元/吨跌到了6500元/吨,跌幅达到27.78%。不过从公开库存数据来看,行业库存量并不大,佛山和无锡地区的不锈钢库存量均处于近两年的相对低位。

虽然上游原料镍价也不断下滑,但由于企业的生产特点,在原料招标定价之后,终端不锈钢价格继续下跌,而企业缺乏保值的手段,以及保值意识比较淡薄,价格下滑吞噬企业的利润。根据不锈钢龙头企业太钢不锈的财报来看,2015年3季度,太钢不锈净利润出现8.2亿元亏损,销售净利润率也下降至-1.59%。值得注意的是,3季度的亏损甚至已经超过2008年差时候的亏损额。不过从存货价值和资产负债率方面来看,太钢存货量一直降低,资产负债率虽然相比前几年提高,但总体风险还不是很大。

不锈钢企业龙头太钢不锈的状况反应出了整个不锈钢行业的困境,在整个行业的艰难之际,从我国结构性改革以及经济增长底限继续下移的情况中可以看到,明年不锈钢终端行业仍然可能难有起色,行业困境亟需改变,利润的持续下滑可能倒逼企业减产。低原料、低中间品库存以及产成品库存成为常态,将继续挤压生产商所持有库存。

四、上游成本端下移供应压力缓解不易

由于动力煤价格的大幅下挫,电力成本下降,而电力改革的步伐也在逐步推进,各地电力价格今年也有所下降。另外,红土镍矿、焦炭、资金成本等都在下降,镍铁生产成本也随之下降。不过,由于镍价下跌幅度更大,企业仍然普遍亏损。从我国情况来看,今年月电解镍产量30万吨,同比增长1.37%,今年下半年开始负增长,跌幅扩大。月镍铁产量48万吨金属量,同比下跌33.57%,不过四季度产量跌幅有所收窄。整体来看,下半年我国镍产量明显开始收缩。并且根据近期企业的联合减产行动来看,明年镍产量仍有可能继续下降。

国内虽然开始减产,但短期并不能令国内市场情况有所好转。这主要是由于进口镍及镍铁大幅增长。

镍市场2016年弱势寻底路漫漫

月,我国精炼镍进口量达到23.93万吨,同比大幅增长105.48%。镍铁进口量达到56.4万吨实物量,同比大幅增加144.13%。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虽然我国进口量大幅增长,但并未能支撑LME镍价,也可能反映出海外市场的弱势。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国内镍铁产能正逐步转移至海外尤其是印尼,这也是今年虽然国内减产但并没有对价格形成明显的支撑。印尼镍铁新增产能计划较多,根据安泰科数据,2016年印尼原生镍产能较2015年将增加7万吨,增幅达到44%。但由于镍价的大幅下挫,明年实际产出的量可能还并不大,但这种产能转移的趋势难以改变。

另外一方面,由于镍的主要产国俄罗斯、巴西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以及企业主动性的压缩成本,主要镍企业的生产成本也大幅下降。根据海外企业的财报,Vale主要矿区除了NorthAtlanticOperations由于副产品量下降而影响整体成本外,PTVI和OncaPuma镍单位销售现金成本今年持续下滑,分别低于9000美元/吨和6000美元/吨。Sherritt的生产成本相比2014年3季度也显著下滑,Moa和AmBAtovy公司现金成本分别降至8973美元/吨和9348美元/吨。且根据信息,其旗下的Ambatovy合资公司产能利用率从10月的76%跃升至81%。另一个大型企业Norilsk得益于俄罗斯卢布的大幅贬值,现金成本相比较2014年也大幅下降35%。

四季度,随着非美货币的继续贬值以及原油市场的持续走低,再加上企业主动性的降低成本等,企业的生产成本可能进一步下滑。我们根据财报统计了全球几大镍企业的产量情况,虽然镍价跌破2008年低点,但从企业产量数据来看,月份Vale今年产量同比还处于增长。四大镍企中的其他三家企业Norilsk、Glencore和金川集团产量同比下滑,但下滑幅度非常有限。其他几个主要的镍企业同比也均下滑,除了AngloAmerican公司下降幅度较大外,其他公司下降幅度均不大。Sherritt公司产量反而同比大幅增长29.21%。而根据AngloAmerican的公告,主要是由于其熔炉重建影响了产量,随着熔炉重建工作的完成,其产量将会回归正常。不过我国金川集团近期宣布了减产计划,12月开始减产2000吨镍,明年将可能减产20%。但从海外企业整体情况来看,成本端的下移让其在熊市中更有竞争力,减产意愿相对而言并不高。或许,当镍价进一步下挫并维持较低价格的情况下,海外企业的减产才能扩大。

五、全球镍行业库存有待消化

虽然近阶段LME库存从今年6月份历史高位47万吨左右开始持续下降至目前的39.6万吨,但相对去年,目前LME库存数量依然处于历史高水平的状态。我们以全球年产量来算,LME的库存占比高达24.5%,远高于其他金属的水平。另外,近阶段LME镍库存的下降也并非全部由工业需求所消费。据安泰科的数据,加上保税区库存和部分隐形库存,目前全球的镍库存数量高达60万吨左右,相当于全球4个月左右的消费量。镍的庞大库存是其目前其价格虽然跌破2008年新低但仍然表现弱于其他金属的主要因素。因此,虽然我们认为明年产量下降,供需过剩较今年收窄,但在目前全球经济将进一步走弱的情况下,明年整个镍行业将继续进行去库存。

六、弱势探底中关注反弹节奏

总的而言,对于2016年的镍市场,我们认为镍价将继续偏弱,弱势寻底是明年的主基调,可能继续下破今年的低点,而在海外镍企不主动减产的情况下,我们不盲目猜底,不排除下探至7200美元/吨附近的可能。

主要因素有几点:首先,在中国经济继续放缓的背景下,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也难以乐观,全球市场还难以承接需求大任。其次,需求下滑的同时,上游供应端开始呈现了产量缩减情况,但海外主要企业还并没有明显减产计划,国内企业减产仍不够。另外,虽然我国镍铁产量大幅下滑,但印尼、新喀里多尼亚等地的镍铁新增产能逐步投产,一定程度上也削弱了镍铁产量下滑的影响,更何况电解镍产量未明显下降,对镍铁具有替代作用。镍矿方面,我们也同样看不到会显著限制镍铁企业的生产,这点在我们此前的专题报告中也有所分析。,行业庞大的库存是镍价难以企稳大幅反弹的巨大压力,整个行业仍处于去库存阶段。

因此,在基本面角度上,镍价仍然将继续走弱可能性比较大。但目前价格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亏损面较大,市场也会在镍价的低位运行传出更多减产信息,供需之间的博弈性会更强,并且宏观面上也可能出现更多利好政策。2016年,我们更多需要关注其反弹节奏,我们简要分析了几个关注点。

1、供应端减产的扩大。在2015年底几大镍生产进行联合减产会议之后,新华联(10..20%,买入)矿业率先公告12月减产镍铁金属量1000吨,2016年计划进一步削减镍金属量30%,金川公告称12月减产2000余吨,2016年停止贫矿开采,减少外购原料采购;新鑫矿业12月减产20%,2016年减产不低于20%;青山计划减产镍铁2000吨镍金属量,2016年计划进一步削减镍铁产量30%(含印尼)。短期对镍价形成一定的支撑,但由于当前供需极为疲弱,显性以及隐形库存均较高,市场对于明年需求进一步放缓的预期较为一致,当前的减产并不能扭转这种供需格局,仍有待国内生产企业进一步减产以及海外大的生产企业减产,尤其是电镍生产巨头Vale、Norilsk等。如果这些海外主要生产企业相继宣布减产达到20%以上,我们认为,阶段性镍价将具备反弹的机会。

2、库存变化,尤其是可观察到的LME库存。目前40万吨LME库存对镍价仍形成较大压力,如果LME库存继续大幅下滑跌破35或30万吨的整数关,以及镍的cash升贴水配合,则镍同样有望阶段性反弹。

3、政策利好下对市场情绪的影响。明年可能更多关注的宏观政策还是在于我国的政策变动。诸如降准降息、国储收储等都将对市场情绪甚至中长期预期产生影响。而如果在市场连续急跌的过程中出现这些信息,可能造成空头竞相获利离场,短期会加大市场反弹的力度。因此,市场急跌中要谨慎追空。

4、人民币大幅贬值。市场目前预期2016年人民币将继续以贬值为主,而如果人民币短期大幅贬值,则一定程度上限制国内沪镍的跌幅。而如果伴随基本面因素伦镍反弹,则会相应加大沪镍反弹力度以维持内外价差的平衡需求。

(:中冶有色技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