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的苹果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50:11 来源: 吉安信息港

永坐在房子里,呆望着院子上方四角的天空。太阳没有了神气,云象睡着了,懒洋洋地漂浮着。四周静悄悄的,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自从那年在山坡上放羊跌落到山谷,他再也没有走出这孤寂的小院。生活象一潭死水,一切都象停止了,没有一点希望。  “哥,出去玩吧。”一声问候,永猛地从思绪中惊醒。  是小柱子,一个邻家可爱的男孩。  “哪里能玩啊?哥又出不去。”永恹恹地说。  “我推你去果园看花,苹果园里的花都开了。可好看了。”  “是吗?!”永来了精神,一下从轮椅上直起腰。“不过――,咱们两个可去不了。”看看柱子瘦弱的身体,永有些不忍心了。  “没事的,哥。我有的是力气。你忘了我还跟你一起去山上背过草呢!”  柱子是个懂事的孩子。家里生活贫苦,为了供应姐弟两个上学,他的父亲去了很远的城市打工。家里的活都落在柱子妈妈肩上。柱子上小学三年级时就开始帮妈妈干活。春天到山上给羊割草,秋天到地里刨地瓜,有时还来陪孤单的永哥聊天。  “走吧,我们走到哪里走不动了,会有乡亲帮咱们推车子的。”  拗不过柱子,永忐忑的出了家门。乡间的小路上坑坑洼洼,轮椅遇到一小块土坷垃就会打个转停下不动了。柱子卖力地推几步,就停下来清清前面的道路。山间的空气清新透明,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小草泛着晶莹的翠绿,,无名的野花摇动着轻盈的身姿,仿佛在欢迎永的到来。  果园里,永的爸妈在忙着给苹果树疏花。春天刚开的苹果花如果不去掉一部分,会影响果品产量和质量。老远地就听到仿佛是永的声音,永的妈妈赶紧走到果园门口看。  “哎呀!你们怎么来了?你看,这么难走的路。”永妈一边唠叨一边帮柱子去推轮椅。柱子笑笑::“这么好看的花,我让俺哥来看看,也散散心。省的他一个人在家闷啊!”  永的妈妈把他们安顿在靠近果园门口的树间隙里,又去忙了。  那些白的,粉的,或是白色带粉色花边的苹果花一簇簇一丛丛在果枝上绽放。比果实的香味清新淡雅,稍微还有那么一点甜甜的气息。永沉醉在这花香中。看着美丽的花朵一枚枚在父母手中洒下,仿佛花雨在飘落,又像天女在散花。那些美丽的花瓣就飘向泥土,飘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果园里的苹果还很青涩的时候,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柱子的爸爸因为在干活时从脚手架上不慎跌落身亡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永伤心极了。他为善良的大叔离去悲伤,更为小柱子的未来担忧。工地上的老板是个黑心的家伙,柱子一家没有在他那里要到一点补偿,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小柱子的姐姐在省城上大学,需要不小的花费,柱子还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妈妈不忍心让他们荒废学业,把柱子爸的后事安排好也去打工了。柱子放学后只好到爷爷奶奶家吃饭。  放暑假的那天,柱子一回来就去了永家。柱子说:“我姐不回来了,她说要给自己挣点学费。哥,你说我能干点什么?”  “我想想啊!”永思忖半天,说:“你这么小,不能出去打工。要是在咱这附近找点活干......有了,你去苹果收购点包苹果吧,稍微轻松点。虽然挣钱不多,但可以照顾到你爷爷奶奶。”  柱子眼前一亮:“好啊!我明天就去问问!”  收苹果的老板娘是个泼辣的女人。干活麻利,心眼多得象天上的星星。柱子天去干活,和一群妇女坐在地上包苹果。将从果农手里收来的苹果挨个包上保鲜纸,装箱就可以运出去了。山乡的水土极适合苹果的生长,这里的苹果品质独特,远远地就可以闻到浓郁的香味,吃在嘴里香甜清脆,色泽红艳饱满,表皮光滑,很受外地客商青睐。所以这里的苹果不仅畅销到大中城市,在国外市场也很受欢迎。苹果种植不仅养活了一方人,也造就了一批靠经销果品发家的小人物。老板娘一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好景不长,自从黄土高原上一个什么地方的苹果打出名气,客商就少了一多半,苹果价格每斤也跌了五六毛,利润小了,老板娘开始打起果农的歪主意。  一天,柱子正干活,忽然看到在门口收苹果的老板娘和一个果农吵起来。果农瞪得眼珠子要从眼眶里突出来,老板娘用手叉着腰,尖声叫着:“我给你箱子时里面就是有五斤苹果了,不扣掉能行吗?”果农冲着人群使劲喊:“有这么讹人的吗?你们大伙说说,谁会给你个里面有苹果的箱子让你拿回园子装苹果!有这样做生意的吗?!”  吵闹一阵,果农骂不过伶牙俐齿的老板娘,只好认倒霉,气哼哼的走了。  由于运输车来的时间不确定,柱子经常半夜被通知去包苹果。熬上几天夜,觉得很辛苦。但是家里的状况不容他叫苦。他的勤劳与聪明很快受到老板娘赏识。柱子那天跑到永家说:“哥,我现在不包苹果了。”  “怎么?柱子,你不想干了?”永急切的问。  “不是,哥。今天老板娘请我们几个吃饭。她说以后让我帮她收苹果。”  “过过称,记记帐什么的吧?那要轻松许多了。”  “也不轻松,还要给苹果验等级。但是老板娘说钱可以多些。”  “那好啊!那样开学时你就可以自己缴学费了吧?”  两个人高兴的聊了半天,柱子才回去睡觉。从那天起柱子很长时间都没来看永哥哥。永想柱子一定是很忙。忙就好,说明他的学费有指望了。  雨后的一天,隔壁邻居大嫂来借验苹果的卡尺。她是个嘴快心直的人,跟永妈一边说着话就激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起来:“婶子,你是没看见呢!那个小柱子,现在可不跟以前一样了。那天我看到俺叔在卖苹果,那苹果明明是好的,他偏要眼睁睁就往残果里面挑。都是看你家大叔太老实,我当时就看不下去了。我把几个好苹果从残果堆里拿出来问他了,他憋得脸通红。你说那一共才多少苹果,让他挑来挑去好的还没次的多。那好的几毛钱一斤?次的才几分钱一斤?这不明摆着在砸人嘛!”  永妈说:“孩子还小,不懂事,不跟他一般见识算了。也怪可怜的。”  大嫂子有点急了,说:“那哪是不懂事啊!分明在明着坑人!秋后我就把苹果树刨了,看那些收苹果的还去坑谁?!”  永心里凉凉的。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建议害了那么好的柱子吗?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永终于见到了柱子。是永妈看着永整天心绪不宁去把他叫来的。柱子原本圆圆的脸瘦削了许多,永一下就看到他尖尖的下巴。  “柱子,你忙完了吗?快开学了,你的学费够吗?”  “还不够呢,哥。”柱子嗫嚅着,声音小的像个蚊子。  “柱子,你听我说吗。如果真的不够,你大爷说他帮你缴。”  永的目光里充满了真诚,,怜惜,鼓励,还有什么,柱子说不上来。忽然,柱子把头垂到两膝上,他用手臂捂住脸,永听到他哽咽的声音:“哥,我对不起俺大爷,对不起你呀!”  永的泪水也止不住的涌出眼眶:“不怪你!你大爷从来都没和我们说过。我知道不是你想这样做的。好兄弟,好好上学,哥相信你的未来会好起来的。”  当一片苹果树的叶子飘落时,果园里到处是果树倒地的声音。柱子推着永去看过,树干被锯断的伤口里流出的粉末分明是伤心的血泪。大片的空地中间只有一小片果树还站立着,那是永的爸妈留的。他们说相信苹果还会有值钱的一天,大嫂子他们都笑,有人还说永家的果树将来会挡住他们家庄稼的阳光。  几年过去,谁也没想到,现在苹果真的值钱了。有人夸永的父亲时,他一边憨憨的笑,一边数着手里一沓卖苹果的票子。他给永买了一台电脑,让永的日子不再寂寞。果香飘起,永看到柱子正拿着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向他走来......         共 29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精囊炎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