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239章 瑟曦谋杀劳勃·审判即死罪

2020-01-16 15:02:01 来源: 吉安信息港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239章 瑟曦谋杀劳勃·审判即死罪

梅葛楼的城墙上,艾德·史塔克长剑入鞘,嘶啦一声,他撕下瑟曦的裙服,不理瑟曦的拒绝,帮瑟曦的剑伤包扎,动作熟练,专业,老到。

小恶魔被劳勃·斯壮提在手里,好像巨人手里的一个短手短足的乌龟。

“艾德大人,让一个巨人提着我这么一个半人,好像并不是北境人的荣誉。”

艾德·史塔克说道:“小指头,让劳勃解除提利昂大人的所有武器。”

“遵命,大人。”小指头笑道,“劳勃·斯壮,除下你手上俘虏的所有武器。”

“喂喂喂,我可以自己来。”提利昂连忙表示。

劳勃·斯壮的巨手扯断提利昂的剑带,把小恶魔的短剑匕首连剑带一起抛下城墙,抛到了干涸的护城河里。

“放下小恶魔。”小指头说道。

劳勃·斯壮把小恶魔放下,小恶魔头晕眼花,扶住城墙。

“瓦里斯大人。”艾德·史塔克说道。

“下臣在,首相大人请吩咐。”瓦里斯毕恭毕敬。

“关于瑟曦和詹姆的乱伦,你可愿意做证人?”艾德·史塔克问道。

“下臣一贯坚持正义,尽心尽职,我愿意站出来指证!”瓦里斯当即表态,没有犹豫。

艾德·史塔克点点头,意示嘉许:“提利昂大人,你贵为首相之手,七国国事顾问,看在诸神的公正上,你可愿意站出来指证瑟曦和詹姆的乱伦,乔佛里,托曼和弥赛拉都是瑟曦和詹姆的孩子,跟劳勃无关,这一点你心知肚明。”

“我要是不愿意呢?”小恶魔说道。

“披上黑衣或者和大国师派席尔作伴,你自己选择。”

“艾德大人,我不知道你说的瑟曦和詹姆乱伦的事,我也不明白乔佛里、托曼和弥赛拉为什么不是劳勃的孩子。首相大人,你的提议跟我无关,我虽然是国事顾问,自己却并没有违反律法,你无权押我进黑牢,也无权把我发配到长城,你想定我的罪,我要一场公平的审判。”

“比武审判么?”小指头笑道,“这我倒是非常乐意看见。小恶魔,不管你找谁来,你面对的武士都是劳勃·斯壮。”

提利昂脸色苍白,嘴唇微微发抖:“我不会要求比武审判,我要御前辩论审判,而且要艾德·史塔克大人亲自审判。”

艾德·史塔克说道:“提利昂大人,想救下你的姐姐瑟曦和托曼、弥赛拉吗?”

“托曼、弥赛拉无罪。”提利昂厉声说道,“艾德·史塔克大人,我很怀疑你的荣誉和公正。坦格利安家族都是兄妹通婚,他们有什么问题?为了保证血脉的纯净,兄妹通婚的很多。你要心情好,取消贵族的初夜权才是你该做的事。我听说北境的安柏家族至今还保留着初夜权的权力。”

提利昂口才一流,几句话,把焦点问题轻描淡写化于无形,然后进行转移视线,提出北境安柏家族的初夜权才是有罪恶习。

七国贵族的初夜权已经废除,但这是明面上的;很多贵族私下依然保留着普通自由民痛恨不已的初夜权。

初夜权,就是领主有权占有旗下子民结婚时候的新娘的初夜。

安柏家的初夜权一直有传言,但也仅仅是传言。不过,这种事情,就好像泼脏水,只要泼出去,总有一些脏水会溅到你的身上。

提利昂深谙此道。

他的辩论才华也是一流。他常说,他的头脑是骑士的剑,而书是磨剑石。

艾德·史塔克不理会提利昂的大叫:“提利昂大人,你出于对亲情和对詹姆的兄弟情,不愿意出来指证瑟曦和詹姆也行,但是派席尔大国师已经同意了做证人,以换回他的大国师的地位。”

“卑鄙!”瑟曦咬牙切齿。

艾德·史塔克说道:“瑟曦,你相信七神吗?”

瑟曦不答,怒视史塔克。

艾德·史塔克说道:“七神虽然一直在打盹,但七神也有清醒的时候,你谋杀了劳勃。”

“不!”瑟曦和提利昂同时大叫。

这个罪名下来,瑟曦将被斩首,头颅被插上城墙的枪尖,并被世人唾骂。

“我有证据!”艾德·史塔克淡淡说道,“还有证人。”

“伪证,全部都是圈套。”瑟曦失控大喊。

谋杀劳勃的罪名成立,死罪难逃。

“艾德,你在王后舞厅里借着酒醉枪尖了我,派席尔大学士,蓝赛尔,女佣卡米尔,都是证人。你是个可耻的枪尖犯,你背叛了劳勃,新旧诸神,七国子民都将唾弃你,你早就失去了北境人的所有荣誉,你该被阉割,然后发配长城。”

瑟曦竭斯底里,失控跳骂,如一只被斩断了尾巴的猫。

艾德·史塔克轻轻说道:“瑟曦,对于你的指控,我会要求公开审判,就是你说的那些证人:派席尔,蓝赛尔,卡米尔……他们都是你的人,可惜的是,他们这次都会反过来指证你哦!”

瑟曦的叫骂声音戛然而止,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却失去了焦点,喉咙咯咯作响,就好像咽喉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死死扼住,无法再发声!

小恶魔提利昂方寸大乱,他对瑟曦的死无所谓,只要乔佛里、托曼和弥赛拉生命无忧,但是詹姆在去狭海的时候,要他好好帮助并护着瑟曦。

瑟曦是詹姆生命中的太阳。

提利昂不得不行险棋:“艾德大人,你知道凯岩城出产黄金,七国的黄金九成九来自西境,我们现在还没有输,大部分的金袍子还效忠兰尼斯特,而让史坦尼斯坐上王座,绝对是王国的一大灾难。史坦尼斯铁面无私,跟高庭的提利尔有仇,蓝礼公爵和他素来不和,他坐上王位,王国必然撕裂,七国内战不断。你仔细想想,你的龙石岛,东境守护,再加上我们西境的黄金,换你支持乔佛里?你看如何?”

瓦里斯小心翼翼的说道:“艾德·史塔克大人,史坦尼斯的确并不是最好的国王人选,他的军事力量也非常有限,而且,没有人会喜欢他坐上铁王座。先王劳勃生前,连风息堡都不肯给他。按照律法和顺位继承,风息堡本该是他的。”

提利昂抓紧机会痛下说辞:“艾德·史塔克大人,瑟曦谋杀劳勃罪名成立的话,史坦尼斯的性格就是固执,绝无商量,他一刀下去很痛快,但是,整个西境的人民将因此燃烧起怒火。我父亲泰温公爵必然扶持乔佛里称王,风息堡蓝礼公爵必然称王,你想想,到时候血流成河,并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为了王国和平,我希望我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符合各方利益,又保持和平。”

这是个悖论,劳勃一死,王国不可能再有和平。

不管谁称王,都会有人不服。

艾德·史塔克淡淡说道:“对不起,提利昂大人,瓦里斯大人,根据律法,血脉和顺位继承,史坦尼斯是唯一合法的国王,诸神意志,无从更改!”

瑟曦身体一晃,忙伸手扶住城墙,眼睛看出去,一片虚幻的模糊……

凯里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平昌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昆明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陕西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