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装 第一零零章又见路霸

2020-01-16 19:15:03 来源: 吉安信息港

魔装 第一零零章又见路霸

几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他们已经接近了龙山,路上倒是遇到过数次盘查,但负责巡查的大都是胡家的外围武士,没什么实力,但胆子也不大,只要宝蓝等人亮出自然宗弟子的徽记,胡家的武士们便会乖乖退走。

前面就要到龙山了,岳十一突然离开前面的马车,纵到苏唐的座驾前,隔着车门低声道:“命主,楚宗保看到前面有一个哨卡,我们怎么办?”

“继续走。”苏唐道,从龙山一直到大石桥、伊人镇一带,应该是警戒最严密的区域,绕是绕不过去的,最好的选择是沿着大路走。

“是。”岳十一应了一声,回到前面的马车里。

很快,两辆马车接近哨卡,在哨卡前停下了,紧接着,苏唐听到一个粗壮的声音:“收费了,每个人缴五枚金币,每辆马车缴十枚金币,快点快点……”

“每个人五枚金币?你们这是在抢劫么?!”负责赶车的赵大路喝道。

“少废话,不交钱从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那粗壮的声音冷笑道。

“我们是自然宗的弟子。”赵大路道。

“还真有不服气的啊……”这时一个女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管你什么宗,路是我修的,树是我栽的,从这里过都得给我交钱!”

苏唐一下子呆住了,这声音很熟悉……习小茹?

“怎么了?”闻香察觉苏唐神色有异,轻声问道。

“没事……”苏唐摇了摇头。

“这条路几百年前就有了吧?和你有什么关系?随意移过来了两棵小树,路就成你的了?!”赵大路显得极为恼火。

“没错,怎么样?”女声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道:“小姐,收的费用有些高了,这年头家有余财谁愿意出来到处跑啊?有的商队奔波几个月,也赚不到多少钱,一个人五枚金币,非得把他们逼死不可……要我说啊,一个人交一枚银币,意思意思也就行了。”说话的倒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在替外人说情。

“行啊,银币就银币。”习小茹不假思索的应允了,收费一下子降低了几十倍,也不知道她是为了玩还是图个什么,但绝对不是为了钱:“不过么……这帮家伙每个人得给我交十枚金币!看什么看?说你呢,想打架是吧?!”

苏唐有些吃惊,赵大路已经亮明了身份,而习小茹却一点不在乎,竟然故意找茬,难道习家还有其他背景?

但现在不是想事情的时候,他再不出头,赵大路几个真有可能和习小茹打起来,而且,习小茹的天煞刀太过古怪,一旦让她拔刀,就会变成一个疯子,那时候想劝也劝不开了。

苏唐钻出车厢,果然,对面是习小茹,她大大咧咧的站在哨卡前,双手环抱在胸前,用轻蔑的目光看着赵大路,哨卡后还站在十几个武士,其中四个穿着制式的黑色软甲,很可能就是习小茹以前说过的黑狼卫。

“大哥,他们是我朋友,别这么认真么……”苏唐笑嘻嘻的说道。

习小茹的神情立即变得错愕了,双眼发直,慢慢转向这边,等到看到苏唐时,双眼蓦然瞪得溜圆:“你……小三?!”

“大哥,好久不见。”苏唐笑容更盛了。

“哎呀,小三,真的是你?!”习小茹大喜过望,快步向这边奔来,上下打量着苏唐一眼,随后展开双臂,抱住苏唐,还用力晃了晃。

哨卡后的武士们都傻了,他们无法想象,被誉为‘魔头’的习家大小姐也会对人这般热情,宝蓝等人也是目瞪口呆,最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苏唐的称呼,大哥?那蛮横无理的家伙竟然是男的?不对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还穿着武士裙……多变态的男人才会故意打扮成这样?

习小茹的拥抱很自然,苏唐却有些尴尬,一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这证明他的心思远没有习小茹那样简单、纯朴。

“又长高了哦。”习小茹放开苏唐,旋即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长那么高干嘛?!”习小茹有些不爽,以前苏唐就比她高出半个头,现在想看苏唐得抬头仰视,当然,也是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

“大哥,这种事我也管不了啊……”苏唐哭笑不得:“不知不觉就长高了。”

“说,这大半年死哪去了?!”习小茹在苏唐胸前捶了一下,喝问道。

“我迷路了……”

“迷路?这么大个人了,好意思说自己迷路?”

“大哥,说良心话,要是没有方以哲,你真的能自己走回去?”苏唐反问道。

“怎么不能?”习小茹脸色微红,随后道:“知道自己不认识路,为什么不留在山谷里等我?还到处乱跑?”

“我是怕你出事,所以出去找你了。”苏唐很少放过粉饰自己的机会,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习小茹那种疯狂状态会维持多久,避之尚且唯恐不及,又哪里敢出去找?

“唉……”苏唐的话让习小茹心中一暖,叹道:“其实……也幸亏你走了。”

“怎么?”苏唐愣了愣。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不说这个了。”习小茹挥了挥手。

“大哥,这边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苏唐道。

“好啊。”习小茹应了一声,跟着苏唐走向马车。

哨卡后,那四个穿着黑色皮甲的武士急忙追向习小茹,其他武士则在面面相觑,片刻,其中一个武士壮起胆子叫道:“习小姐,这两辆马车还没有查验呢……”

“查?谁敢查我兄弟?!”习小茹回身怒道。

“大哥,他们要查就查吧。”苏唐道,听口气,那些武士似乎不是习家的:“也不知道这边出了什么事,路上都不知道被查过多少次了,不差这一次。”

“你傻啊?他们查了你,我面子往哪放?!”习小茹冲着苏唐翻了翻白眼,随后向哨卡一挥手:“砸了!”

其实苏唐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否则也不会如此大方。

几个穿着黑色皮甲的武士立即扑回去,一顿乱砸,把挡路的横木还有木栅栏砸得稀巴烂,哨卡后的武士们一个个哭丧着脸,但没有谁敢上前阻拦。

“走。”临进车厢前,习小茹喝道。

两辆马车大摇大摆通过哨卡,向前方驰去,哨卡周围的武士们只能用目光送行。

习小茹进到车厢,一眼看到闻香,她愣了愣:“这小娘们长得不错嘛,从哪骗来的?”

纯粹是故意拆台啊……如果真是骗得,这一句话就可能让苏唐穿帮了。

“大哥,说得太难听了吧?象我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还用骗吗?随意勾勾手指,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主动贴上来呢。”苏唐嬉笑道。

闻香不由吃吃的笑起来,她懒得和苏唐认真。

“行了吧你,你有我好看么?”习小茹撇嘴道,虽然她很想做个真汉子,但骨子里依然是女人,所以听到苏唐这么说,她有些反感。

“我怎么能和大哥比啊。”苏唐道,说实话,他确实不能和习小茹比,如果习小茹学会说些软语柔音,再把那略显粗重的眉毛略微修饰一下,绝对算得上是倾国倾城的尤物,可惜,她的性情过于豪放了。

“小三,你什么时候从云水泽出来的?现在要去哪里?”习小茹随意的挑起窗帘,向外瞟了一眼,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不过,闻香和苏唐都没有留意。

“刚出来不久。”苏唐道:“我还能去哪?当然是回红叶城投奔大哥你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证明没有忘了我。”习小茹笑着在苏唐肩膀上拍了拍:“不过……红叶城你不能去。”

“为什么?”苏唐愣住了。

“大正之剑呢?”习小茹突然道。

“我……”苏唐露出愧色,大正之剑可是习家的传家宝,后来大正之剑认他为主,接着又被他炼化,等于彻底从世间消失了,没办法给出一个交代。

“丢了?已经认主了……怎么会丢?”习小茹叹了口气,她没有感应到大正之剑的气息,也就是说,大正之剑不在苏唐身上,所以她认为苏唐很可能把大正之剑遗失了:“算了,丢就丢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用了,留着它只是为了念想,不说这个,你还记得那棵……”习小茹突然闭上眼,看向闻香。

闻香很惊讶,她越来越看不懂苏唐和习小茹的关系了,那么珍贵的灵器,被苏唐搞没了,就这样轻轻放下?

事实上闻香和习小茹的认知存在着巨大的误差,习小茹是嫡长女不假,但习家还有其他子弟,如果大正之剑还保持完好,早分给某个出类拔萃的后辈了!对习家而言,大正之剑是残缺的灵器,否则又怎么能由得习小茹胡闹?而闻香见到苏唐时,大正之剑已经修复了,并得到生命之源的滋补,比以前更为强大。

“命运之树?”苏唐轻声道:“不用瞒着她,她知道那件事。”

济南华夏医院正规吗
武汉博仕医院电话预约
贵州在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
辽宁治疗盆腔炎医院
枣庄治疗卵巢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