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十九章 宴会1

2020-01-16 20:17:08 来源: 吉安信息港

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十九章 宴会1

白若璃在自己的院子待得欢快,殊不知齐王殿下的别院正发生着血腥残暴的画面。

得知白若璃失踪后,端木靖齐大发脾气。

对那些看守白若璃办事不力的奴才就是一顿痛打,绝不留情。

一些奴才因受不了毒打,纷纷痛晕过去。

追风看着自家王爷发火的样子,在心中不免有一阵恶寒。

他家王爷从来就不会如此失态过,如今却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而大发雷霆,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要不是此人与自家王爷长得相像,他都以为这个不是他最崇敬的王爷,帝都最受人尊敬的齐王殿下了。

端木靖齐抬手一掌劈下。

可怜的梨花木桌子就碎成两半,静静地躺在

“你等办事不力,本王养你们何用,来,把他们拖下去,陵迟处死。”端木靖齐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已定他们死罪。

跪在地上的奴才一听要把他们处死,个个吓得瑟瑟发抖,有的甚至直接晕死过去。

“王爷,饶命啊,我们并不知道白姑娘去哪了?白姑娘当时明明在屋里,我们都没看见白姑娘从屋子里出来过,不知为何她就凭空消失,我们真的不知道啊,王爷饶命,饶我们一条狗命。”

为了活命,这些奴才个个向齐王殿下磕头求饶。

到我的齐王殿下是何等人物,他发出的命令谁敢违抗,这不是找死嘛。

无视这群人的求饶,抬脚离开了厅堂。

院中惨叫声一片,跌宕起伏。

过后,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下人们个个眼观鼻,鼻观心。

他们都在庆幸当初没有被派去看守白若璃,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们了。

百合花丛处,一名女子躺在花圃上遥望远处的天空。

这个季节是百合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

一朵朵百合花沐浴着阳光随风摇曳。

那娇柔的花瓣,优美的形态,宛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仙女翩翩起舞,高贵典雅,婀娜多姿。

女子一身白衣胜雪,与洁白的百合花融为一体。

肤如凝脂,明眸皓齿,一颦一笑间尽态极妍。

女子绝美容颜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心情愉悦。

距离上一次被关押的日子已过了三天。

白若璃没有被影响到,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小姐,小姐……”

远处,小葵气喘吁吁的朝百合花丛跑来。

听见声音,白若璃慢悠悠的从花丛中坐起。

待她站起来时,小葵也正好来到她面前。

“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慌慌张张的?”白若璃好整以暇地问着。

“小姐……小姐……”小葵因跑得太快,说话断断续续,脸色通红。

“先坐下来歇会儿,瞧你跑得,都满头大汗了。”白若璃一边叫她坐下,一边递给她一杯水。

小葵接过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全喝光了。

“怎么样,好点了吗?还需不需要再来一杯。”白若璃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不用了,小姐,咦,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呢?”小葵抬手扶额,认真回忆自己想说的话。

白若璃哭笑不得。

她心想:这丫头不会是有健忘症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忘记刚刚想要说的话。

“对了,小姐,听说今天是太子殿下的生辰,他邀请帝都的几大世家尚未出阁的小姐参加宴会,听说,圣上要借此机会给太子殿下寻求一门亲事。”小葵难掩心中的激动,漂亮的双眸都闪闪发亮。

“难道我也被邀请了?”白若璃问道。

“小姐,你是咱们白家的三小姐,自然也在邀请函的名单上。”小葵喜滋滋的说道。

“我没兴趣,不想去。”白若璃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为什么啊?小姐,有多少名门的贵族小姐想去还去不了呢,而且老爷说了,你和二小姐必须得去,小姐,你看,你要是去了,这太子妃的身份肯定非你莫属。”小葵耐心解说,真心希望自家小姐能过得幸福。

“爹爹说的,我和白若曦必须得去?”白若璃漫不经心的说。

“是的,小姐。老爷的确这样吩咐。”小葵着实不解小姐为何如此视若无睹。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反正我也想看看太子殿下长得如何?”白若璃摸着光洁的下巴,兴趣有那么一点点提升。

小葵:“……”

白若璃只有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太子的模样,还从未见过真真正正,活生生的太子呢。

她唯一见过的皇亲贵族也只有那个杀人不眨眼,睿智妖孽的齐王殿下端木靖齐了!

“宴会何时开始?在哪设宴?”白若璃整理好衣物,拍拍肩膀,站了起来。

“今晚戌时,宴会设在帝都最大的贵族酒楼――玉瑾阁。”小葵说道。

提起这玉瑾阁,白若璃还不陌生,就在昨晚,。

她在机关洞穴发现了一张地图。

地图上记载的就是整个玉龙国的面貌。

玉瑾阁里只招待一些皇亲贵族,就算是世家子弟也不能进去。

如今却为了给太子殿下庆祝生辰而开放,看来皇帝对于这件事看得很重。

太子殿下端木浩成是当今皇后的唯一爱子,众人一度把他捧得高高的,生怕一个得罪他,就会引来满门抄斩的下场。

太子殿下端木浩成什么事都比不上齐王殿下端木靖齐,一直以来都把他当做这辈子最大的竞争对手。

可是无论如何还是比不上,为此,他感到这会是他有史以来最大的困扰。

要是让他知道端木靖齐喜欢白若璃的话,不知道又会上演什么好戏。

酉时,小葵早早为白若璃准备洗澡水。

白若璃也乐得自在,接受小葵的一切安排。

“小姐,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您可以沐浴了。”小葵一边试着水温,一边朝着外面的白若璃说道。

“嗯,知道了。弄好了,你就出来吧,不用伺候了。”白若璃懒洋洋的回答。

“是,小姐。”小葵欠身行礼,退了出去。

白若璃一股脑儿跳进浴桶,洗了整整半个时辰。

洗完后,白若璃换上她最爱的素色抹胸纱裙。

脸上不施粉黛,整个人显得俏皮可爱,又不失高贵大气。

白若璃此时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美得惨绝人寰。

整理好一切,白若璃走出房门。

现在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时辰。

小葵随白若璃一同上了白府准备好的马车,赶往玉瑾阁去了。

坐在马车里,经过闹市,一片叫卖声,商铺鳞次栉比,路上行人更是络绎不绝。

白若璃感叹,好一副鼓乐喧天的景象。

过了不久,马车就行驶到玉瑾阁。

玉瑾阁不愧是帝都最大的贵族酒楼,占地面积大,装饰更是富丽堂皇,每一处地方都透露出高贵的气息。

白若璃带着小葵进了玉瑾阁。

要说玉瑾阁外面富丽堂皇,那里面更是纷华靡丽,贝阙珠宫。

宴会上人还不算多,形形色色,胖瘦不一,什么样的都有。

男子穿着高贵大气,女子浓妆艳抹,雍容华贵,光彩亮丽。

男人们在一旁与女子聊天,整个玉瑾阁的气氛显得十分和谐。

白若璃很不喜欢这种场面,到处都散发着胭脂水粉的味道,令人作呕。

每个人带着不同的目的而来,脸上都显露出特别假的笑容。

泸县第二人民医院
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
郴州治白癜风费用
惠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牛皮癣治疗台州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