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泣血 第六百零七章 神秘的极品墨麒麟

2020-01-16 15:52:32 来源: 吉安信息港

神枪泣血 第六百零七章 神秘的极品墨麒麟

兰绝尘感觉自己要被这墨麒麟搞得要崩溃的节奏,从未见过这么极品的麒麟,在上一世他什么麒麟没有见过,哪一个不是性格随和,而且话不多,但是哪一个不是悲天怜人的博学圣兽

这头墨麒麟真的是太过于奇葩了,但是兰绝尘觉得这墨麒麟必然有些猫腻,知道些什么东西,不然不会一直纠缠着自己

兰绝尘还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力,能够成为墨麒麟守护的对象,比他厉害的年轻一代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么说来是你第一次干这一行?你活了这么久,居然才第一次干这一件事?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的下,你还是去祸害其他人吧"兰绝尘灵机一动,话锋一转,转而讽刺墨麒麟

墨麒麟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但是不过眨眼的功夫,再一次翻脸到:

"谁说的?说告诉你的?本大神是那种坑人的货吗?"

"你能告诉我,你为何没封印吗?!啧啧啧……该不会是你……呵呵……"

说完兰绝尘华丽的数了墨麒麟走进了自己的班级,墨麒麟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脸上带着尽的悲伤和怀念

然而兰绝尘却看不到,因为在兰绝尘看来这头墨麒麟是不可能会表现出这样的情绪的

当兰绝尘穿过演武场,走进学堂之后,学生们早已经整整齐齐的做好,恭候兰绝尘的到来

"导师好~"

学生们异口同声道

兰绝尘点了点头,脸上挂满笑容

简单的问候学生们一番之后兰绝尘便带着学生们走出了学堂,兰绝尘感觉到数十公顷的演武场已经不够用他需要大的地方,给学生们良好的发挥

他发现这些学生们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的特长很多时候就连他们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经过上次的一个小插曲,兰绝尘发现永恒学院之中很多已经没落废弃的传承还有着先人留下的诸多领悟,这些对于学生们都是一个莫大的宝藏

其实不单单是兰绝尘发现了这么一个秘密,那些慕名而来的学生们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奈何这些被没落人了的传承之地,却已经封山,他们根本法进入其中

哪怕是诡计多端的兰绝尘也法开,这一次却是通过张茜才能够得到许可,并且送来了出入铁牌

就这样张茜当初答应完成兰绝尘的一个条件,就此了结

对于兰绝尘决定将自己的这信入到这之中,张茜还是十分的好奇的,因为上次赌斗比赛的缘故,张茜学到了不少,对兰绝尘他们的印象有了很多的改观

走出了学堂,兰绝尘却是不由得眉头微皱,因为一直对他死缠烂打的墨麒麟居然不见了,难道是自己说到了他的痛处终于将墨麒麟给逼走了?

"走了好呀,你就好好的去祸害别人吧,我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有天才妖孽的攻击对象强皇者谁爱当就当去吧"兰绝尘心中兴奋道

正当兰绝尘心中比庆幸和兴奋的时候,原先墨麒麟所在的地方射出了一道黑芒,还没有等兰绝尘反应过来直入兰绝尘的眉心处

兰绝尘顿时浑身一颤一道伟力浸入了兰绝尘的意识海之中,化为一道玄奥的字符这是神之符文"皇"字

神之符文在兰绝尘的脑海中闪烁着耀眼的黑芒,令兰绝尘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兰绝尘以为奥义九字切所化的九尊太阳还有那变态的意识海会对这突然入侵的符文进行排异作用

然而神之符文悬浮于空,闪烁着耀眼的黑芒欲要与奥义九阳争辉夺目,光明与黑暗不但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反而有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意识海依旧平静如镜,因为神之符文的到来,反而变得越发的平静,给人一种深邃冰寒之感

忽然,神之符文剧烈的颤动,眨眼间,幻化出了九九八十一道不同的各自不同的符文,符文在空中盘旋缭绕,勾勒出一道简单却又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法阵

"皇"字被八十道符文所勾勒出来的法阵围绕其中

"嗡!"一声轻响,法阵急速至上,狠狠的烙印在了苍穹之顶,一股神力从法阵汹涌而出,顿时贯通兰绝尘的四肢百骸

"吼吼吼吼……"一阵阵比纯粹的龙吟声从兰绝尘的体内传出

强霸的龙威迸发而出,尽的黑气弥漫而出,化为九十九道真龙幻影缭绕其身,龙威滔天

学生们反应极,认为兰绝尘或许是突然顿悟突破,于是速的分散开来,组成一道屏障,将兰绝尘屏蔽其中

然而,泄露出去的那以小段时间,却是被人们所注意到了

"是谁?居然拥有如此骇人的威势?!"

"有人突破了?难道是有哪个学生打破了神行的桎梏,成就神行之位?!"

"天呀,这是从主峰爆发出来的威势,如此浩荡的威势和龙吟声,必然是皇族李氏的成员!难道是李帅锋的弟弟李成龙突破了?!早就听说他的哥哥在十年前就已经[,!]踏入了神行者的行列,不知道李成龙能够如同他所说的那般,在十年之内必然赶超自己的哥哥"

"龙吟,龙吟,那便是皇族李氏的成员了,如此纯粹的龙吟声,必然是嫡系的成员"

"……"

很多人欲要睁开神目,探出神识想要一看究竟

然而兰绝尘的两百多个学生联合屏蔽了天机,让他们法探知,这让这些人暗恼不已

兰绝尘的意识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只有烈日高照现如今多出了黑夜,奥义九阳却是变成了九尊圆月

皎白圣洁的月光普照大地一阵阵灵风吹过,掀起意识海一道道涟漪

整个画面是如此的宁静美好

"咔!"一声响

沉浸在如此意境之中的兰绝尘在模模糊糊听到了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那是兰绝尘的境界再一次得到了升华,基础再一次得到了巩固夯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兰绝尘眼皮微动,接着猛地睁开双眸,双眸闪烁着妖异的黑光,细细一看,便会发现双眸上布满了神秘的符文,像是一只只小蝌蚪,如同活过来一般在兰绝尘的双眼之中不断的游动,勾勒出一道道神秘玄奥的法阵

忏悔之眼居然在这一刻突破了,真正的过了入门的门槛,踏入了初级阶段

"嘶……"兰绝尘突然倒吸一口冷气

忏悔之眼下,兰绝尘看到了永恒学院那尽的罪恶在涌动,每一座山岳都散发着浓密的罪恶,滔滔如海,撼动天地

整片大地都变得比的黯淡光,笼罩了一片黑暗之中

屹立在群山之中的永恒之塔却如同一尊圣洁的神灵一般隐约之间,兰绝尘仿佛看到那是一个美丽圣洁的女神,她在用自己的光辉镇压洗刷着这滔天如海的罪恶

忽然,兰绝尘看到永恒之塔的大门前有一个黑衣人,看不清他的面目,他笼罩在自己的黑袍之中法看透

兰绝尘正好奇的想要了解一二的时候,这黑袍之人忽然抬起了原本低垂的头颅双眸迸发出血色红芒,与兰绝尘对视兰绝尘看到了尽的杀虐

不知为何,忽然浑身一颤,兰绝尘回到了现实之中,忏悔之眼已经淡去,兰绝尘的双眸恢复了正常,龙威与龙吟声也消失了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学生们这才喘过气来,一个个的浑身**的,满头大汗,脸色煞白,嘴唇干裂,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不用兰绝尘开口,学生们已经自己盘腿而坐,进入了入定的状态之中

正当兰绝尘要好好的体会自己的变化的时候,脑海中顿时响起了声洪如钟的声音

"小泥鳅,等我处理完我的私事之后,我还会回来的,这是你的宿命,你想要逃也逃不掉你空空得到了忏悔之眼,却没有忏悔之眼的修炼之术,又有何用,想要忏悔之眼的修炼之术吗?"

接着便是没有了声音,让兰绝尘愣在了当场

这极品的墨麒麟居然知道他那么多的秘密,果然不是盖的,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学生们在吃了灵丹之后,恢复得很,不过一刻钟便已经恢复过来,她们一个个的叽叽喳喳的围绕在兰绝尘的身边问个不停

"痞子导师,你做了什么事情?居然突破了,难道是潜意识的作用之下,你又顿悟了?"

"痞子哥,你体内的龙吟是什么回事呀,难道你身上有龙的血脉不成?或是修炼了什么有关龙的修行之术不成?"

"痞子哥,痞子哥,你现在的修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改变呀?不是已经突破了吗?什么还是初阶天行者的修为呀?"

"咦,对呀,怎么还是初阶天行者的修为呀?"

"你们别逗了好吗,这是痞子哥的伪装罢了"

"……"

兰绝尘嘿嘿一笑,开口问道:

"想知道为什么为何我能够发出如此纯粹的龙吟声吗?"

学生们一个个都点了点,十分好奇的样子

兰绝尘神秘一笑,竖起食指,靠在嘴巴,嘘了一声

"嘘……告诉你们,其实我就是兰家的大少爷,兰绝尘,我体内有真龙血脉,所以我才能够发出如此纯粹的龙吟声,懂了吧"

学生们顿时投来一副鄙夷的样子

"切……"

一个个的对着兰绝尘竖起了中指

兰绝尘并没有生气,反而是乐呵呵的大笑起来

这才刚刚踏入主峰没有多久,便是遇上了梁华宇他们,梁华宇他们的想法与兰绝尘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们也打算让学生们自己好好的去历练一番,指不定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哪怕没有奇遇,也能够用一个不错的提升

几个班的学生相见,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有了些不自然,特别是他们望向兰绝尘的学生们的时候,目光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好在有兰绝尘,梁华宇他们五个禽兽在场震住他们,所以并没有发生冲突,也有没[,!]太多的异动

再加上兰绝尘当初救了所有人,他们也不好意思给兰绝尘的学生们脸色

兰绝尘了解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但是这个不是一个很好的关系,希望能够通过这一次的接触,让他们相互了解对方,消除他们之间的怨念,并且得到收获

兰绝尘他们带着学生们一座一座大岳的走,看着学生们走进大岳之中,口中不停的嘱咐他们,一定要互爱互助,这些大岳之中说不定有什么危险

兰绝尘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些学生们相互排斥,勾心斗角,如果这样的话,会让兰绝尘他们很是难堪

所以他们每送走一批,口中都不忘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他们

这一次的离别将是两个多月,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兰绝尘他们如此突然的安排也是有目的的,这两个月,永恒帝都必然不平静,很多来自五大洲四大洋的各方势力的代表在中洲皇朝集聚一堂

有冲突,甚至大规模的激战也是在所难的,兰绝尘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被卷入这一场漩涡之中

这将是一个比混乱的时期,数的黑暗势力必然会趁机博乱,而且从地下角斗场的资料得知,这外星球的卧底可不少,他们一不窥视着永恒古星的巨大神藏

永恒古星的年轻一代们,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他们的手中当年对兰绝尘赶尽杀绝的人可没少出现他们的身影

这一次,慕容情也法逃脱,虽然兰绝尘知道她是慕容家族的半个执掌者,但是不是还有另一半和长老会吗?

近慕容情如此繁忙,便是与家族商量了这一次的代表,短短的时间之内,将所有的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的,现如今她也算是闲了下来

这一点要比那炎丰好太多了

兰绝尘手中旋转着那一黑不溜秋的烧火棍,一批一批的送自己的学生,心中不时的叹息,时间过得很很,他们出来之后,也差不多要相处一年了吧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长春华山医院
子宫衰老怎么治疗
合肥治牛皮癣的专家
汕头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