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魔匣 第一百一十章 乖女儿

2020-01-16 16:28:35 来源: 吉安信息港

妖精的魔匣 第一百一十章 乖女儿

“不要妄自菲薄,你对我,对整个亚斯格特都大有用处。”

亚雷看到他疑虑的神色,视线投向窗外,凝视着那轮清幽的残月,悠悠说道: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贝莉尔是异数,却依然让这家伙参与进来,为的就是将她圈在亚斯格特。并且我也很清楚,她不会遵守承诺,一定会背叛约定。现在她果然找上了你,妄图坏我大事,我又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

“你要我帮你除掉她?”巴多浑身一颤,脸上露出明悟的表情。

“正是如此。”

黑发骑士看着他,眼里晃过欣赏之色,接着虹环收缩,射出精湛的光芒:

“你只需要继续假意信任她,暗中帮我一些小忙就行,一旦事成,我会实现你任何一个愿望。”

“愿望……”

巴多颓废的低下头,怔怔的看着桌面,发出低沉的惨笑:“我不信任你,也不相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

亚雷闻言没有说话,指了指窗户,示意对方注意街道的情况。于此同时,他眼瞳深处的闪光一隐而没,精神辐射到整个夜市,渗入了每一寸的虚空。

就在这一瞬间,在一种莫名力量的作用下,整个街道上大小餐厅里的馅饼全都凌空飞起,像是候鸟一样聚拢到这家餐厅上空,接着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快看,天上在下馅饼!”

“真的是馅饼啊!”

“还热着呢,可以吃啊!”

路过的行人注意到这一幕,发出惊喜的尖叫,纷纷停在原地,像是狂欢一样争抢着馅饼,街道顿时变得喧嚣热闹起来。

“……”

巴多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失态了长大了嘴巴,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了吧。”

黑发骑士轻轻挥手,那些馅饼又回到了原处,重新望着对方:

“很多在你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对我而言轻而易举,只要你做出明智的选择,就能获得无法想象的回报。”

“如果我拒绝……会发生什么?”

巴多回过头,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从牙缝中吐出了一段音节。

“米德加而特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不知道经过多少设计师的规划,从历史中沉淀多少瑰宝,才有如今繁荣的局面。”

亚雷遥望着满天繁星,眼眸深处透出一股寒意,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肯定是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吧,可是只要我愿意,它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更重要的是,你最爱的女人,希路达也会死。”

“……”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巴多像是被点中了死穴一样,身体猛地一颤,面容涨成了酱紫色,五官像是被一只手揉的扭曲起来。

许久后,他才嘶哑着声线的吐出一句话:“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真不敢相信堂堂圣战的大英雄,勇武无双的青骑士居然会用一个女人威胁我,威胁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

“哈哈哈!”

黑发骑士忍俊不禁的纵声大笑,一边笑,一边像个熟识的老朋友一样,拍着对方的后背:“看来我有些辜负你的希望啊,真不好意思,我虽然渴求功勋与荣誉,却绝不会受它们的拖累。”

“我知道你对女王做了什么。”

巴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情绪,带着一丝颤音,淡淡的说道:“你刚刚说过会满足我一个愿望,那么我的愿望是你放过女王,还她自由。”

“……”

亚雷收敛笑意,看了他一眼,欣然应允:“只要你配合,她就能获得自由。”

“我会配合你的。”

巴多颤动了一下喉头,眼睛恢复了神采,表情也重新变的冷硬:“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因为别无选择。至少……比起贝莉尔,你更像是一个人。”

“很好。”

黑发骑士满意的点点头,身影忽然一阵模糊扭曲,像是随着镜面破碎的倒影,化为无数个闪光的碎片飞溅散落。

同时,巴多眼前忽然一黑,四周似乎有什么东西分解、消融,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固定的风景正在渐远离自己一般,让人感到无比真实。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孤身一人坐在餐厅的座椅上,面前放着一杯水,四周是进餐的食客,眼前却再没有青骑士的影子。

这时,侍者端着餐盘走了过来,挂着礼貌性的笑容,将食物放到了她面前:

“小姐,这是你要的菜。”

“哦,谢谢。”

巴多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接着猛地抬起头,诧异的望向侍者:“你叫我什么?”

“小姐啊。”

侍者看着眼前清秀可人的小姐,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难道这么年轻的少女,已经结婚了不成。

“你瞎了吗?我是男的!”他差点气岔了气。

“您不要拿我这种小人物开玩笑了……”

侍者看着她饱满的胸脯,又看了看她纤细的腰肢,接着望向短裙下细白的长腿,忍不住咽了一口涎水。

巴多端详着对方的表情,忍不住蹙紧了眉梢,但是就舒展开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既然那个人是传说中能够对抗封印者的青骑士,那么肯定具备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改变自己在旁人眼中的形象只怕不是什么难事。这样一来,自己和他的会面就不会被任何人知道……真是个滴水不漏的危险人物啊。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

侍者放下菜肴,恋恋不舍的看着她,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

他唤下了对方,连忙追问到:

“刚刚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客人呢?”

“您是说您的父亲啊,他刚刚已经付了账,说有事先走了。”

侍者想起那位相貌和善的老绅士,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虽然点的菜不贵,但是给的小费可不少,自己可得伺候好他的女儿。

“这个混账!”

巴多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憋死,如果他是只仓鼠的话,现在已经暴毙了。

“……”

侍者心里暗暗叹息,这位小姐虽然美丽,但是对父亲却不怎么尊敬呢,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天津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看病贵吗
贵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辽宁治白癜风疗法
枣庄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