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潜规则与中国女性

2019-07-16 20:00:58 来源: 吉安信息港

权力、潜规则与中国女性

权力、潜规则与中国女性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权力、潜规则与中国女性 权力、潜规则与中国女性 Posted on 2014年10月29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让女性主义寄居于狭隘的斗争哲学之下,将自己的命运轻易交付给他人,未必是好事。其实,我们无需哀叹道德的沦丧,也莫期盼所谓的道德重建,我们应该走出去,扼住命运的咽喉,将所有的权力和诋毁关进笼子。题图为2013年东莞举办的港粤万人相亲会现场(ANP)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部电视剧,剧情已经很模糊。可是,名字却印象深刻,《像雾像雨又像风》给人一种奇幻的感觉,就像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些事情那样,看似云山雾绕、高深莫测,实则充满了虚妄和矫饰。如今,女性在这个国度里所遭遇的一切,似乎也显得如此光怪陆离。先是接二连三的大学女生失踪事件闹得人心惶惶,接着二奶情妇的各种反腐逆袭,让深陷焦虑漩涡的人们,得到了暂时的喘息机会,然而近发生在学校的一系列性侵和潜规则事件,又再次将刚浮出水面的人们狠狠打入黑暗的深渊。看似文质彬彬、勤勉踏实的老师居然性侵幼童,博学儒雅、受人敬重的教授居然利用手中的权力诱奸女学生。仿佛一夜之间,到处都是外表光鲜,内心狠毒,道貌岸然,且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邪恶之徒。宏伟庄严的大厦在顷刻间崩塌,人们变得惊慌失措、无所适从,开始怀疑和否定一切,仿佛美好的事物曾经存在过。前两天,经过漫长的调查取证,国内某着名大学终于做出了决定,取消涉事教授的教师资格并开除党籍。这种权衡各方利益之后的妥协,能否安抚人心,能否彻底铲除罪恶之花,让一切恢复秩序呢?我们是否真的曾经美好,曾经道德昌明,曾经尊重过女性?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们何以集体中邪似的,堕落到这种积疾难返的地步呢?也许,回顾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答案。在传统儒家社会中,礼法是调节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基本准则。在纲常伦理的教化下,女性通常会自觉地从公共领域中退出,专注于相夫教子和家庭劳作,将自身荣辱和命运系于男人身上。旧时,女性无权对宗族事务发表意见,甚至在酒席中也不能与男性同桌,其地位低下,可见一斑。就连《史记》中记载的几个女性,也只是因为她们对男人事业的成全而名留青史。这种基于父权的教化体系,给女人造成的苦难无需多言。到了当代社会,我们的哲学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马克思女性主义理论开始引领潮流,其强调从经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理解男女关系,认为男性财产私有才是女性受压迫的根源,主张通过社会变革和阶级斗争来实现男女平等。就这样,中国女人终于搭上了政治变革的星际列车,自以为可以冲上云霄、拨云见日。然而,女人们似乎高估了女性解放与阶级斗争的一致性,也错判了政治系统的本来面目:当它们完成了俄狄浦斯式的加冕后,骨子里的父权和专断的血液就开始沸腾了。政治神兽将自己看作正确的道德标准,总是蠢蠢欲动,企图吞噬一切有活力的因子。对于女性主义来说,事情显然也是如此。一方面,政客们继续标榜男女平等,鼓励女性参与劳动市场,以取得权力的合法性。毕竟,在全球女权主义浪潮中,这种激进的政治主张深得人心。与此同时,系统潜藏的生产主义却开始与消费主义勾勾搭搭,暗度陈仓,不断鼓吹着物质享受和经济成就,并利用大众媒体对男性价值进行精心包装,然后偷偷地塞回女人们温暖的怀里,巧妙地将女权引向家庭,对公共领域的权利变革则绝口不提。于是,无数自以为翻身做主的女人,在家庭和婚姻里上演了一场场圈地运动,为了增加成功的概率和收益,疯狂地修炼着各种御夫术,甚至不惜对自己的身体动刀子。在与屌丝和高富帅的周旋中,一些女人逐渐迷失了自我,洋洋得意地将自己当成商品在市场上讨价还价,仿佛自身的地位和荣辱全部取决于男人出价的高低。结果既为难别人,也难为了自己。另一方面,当一些女人试图进入公共领域时,她们惊讶地发现,所谓的性别平等犹如海市蜃楼,看得见却摸不着。政治系统总是标榜自身的优越性,排斥一切所谓的改革、监督和职业规范。男性依然主导和控制着一切,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资源和机会,压制和占有女性,将其当成自己的猎物和附属品。婚姻、家庭和公共领域中发生的一切,反过来进一步强化了传统女性的弱者形象,抹杀了女性的能力和所有努力。于是,女性被不断地污名化,她们的事业成就,会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男性的施舍,是通过权色交易得来的,当她们受到不公平对待时,却又会被认为是罪有应得,会招来更多的奚落与侵犯。这种逻辑在整个社会中不断循环发酵,终形成了足以杀死美好愿景,囚禁所有女性的潜规则文化。曾经看过一部叫《天浴》的电影,也许是这种逻辑的注脚。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被下放到边远地区的女知青,为了赢得回城机会,在供销社干部的威逼利诱下,献出了自己的贞操。女知青的身体不但未能换来回城机会,反而使其沦为更多男人的玩物。,女知青在绝望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故事源于现实,高于现实。因此,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的那几个问题,相信大家已经有了答案。当前我们似乎总是纠缠于家长里短,无暇顾及公共领域的问题,也缺少对宏观叙事的反思与批判的勇气。让女性主义寄居于狭隘的斗争哲学之下,将自己的命运轻易交付给他人,未必是好事。其实,我们无需哀叹道德的沦丧,也莫期盼所谓的道德重建,我们应该走出去,扼住命运的咽喉,将所有的权力和诋毁关进笼子。作者:Frank Zhang,获中国知名高校博士学位,从事弱势群体保护和公共政策研究。生于东南滨海小镇。少时用心于学,无奈命途多舛,生计无着。隐于闹市,以书为伴,贩物维生。故且从俗浮沉,与时俯仰,随波逐流。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湖南哪家治妇科的医院好
吉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癫痫
青海治性病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