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 第五百二十四章 悲泣冥神

2019-12-05 05:35:28 来源: 吉安信息港

苍龙 第五百二十四章 悲泣冥神

强者有强者的尊严。不可能会插手小辈之间的战斗。但是这也说明。如果他们想要将肖宁等人救出。只有击败东寅玉这一个选择。

“这已经有三十招了吧。我还好好的活着。唉。人的脸皮怎么可以比城墙还厚。如果要是我。现在早就找一块豆乳撞死了。”张宇看了东寅玉一眼。戏虐道。

东寅玉脸涨的好似猪肝一样。可是又不知道拿什么來反驳张宇。

初之时。他见张宇仅仅武宗的修为。根本连正眼都沒看到张宇一眼。即使后來张宇身上爆发出远超武宗应有的气势的时候。他也不过勉强答应与张宇一战。在他眼里。张宇再强。多也不过就是肖宁林焱那一个等级的。而肖宁林焱自己不费吹灰之力擒拿。这个张宇自然同样不在话下。

可是当招失利之后。他发现。张宇隐藏的实在太深。那澎湃的劲力。居然让他都必须全力以赴。但是海口既然已经夸下。就算颜面尽失。他也不可能停止战斗。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必须将张宇击杀。才有可能挽回一点颜面。毕竟到时候张宇人都死了。又有几个不开眼的还会提起三招之约。

两道身影快若闪电。片刻的功夫便是对轰了数十招之多。然而越是战斗。东寅玉的内心便越是焦急。

他自己体内的灵力都已经消耗巨大。可是在他的感应之中。张宇体内的灵力依旧是那么充沛。几乎沒有多大损耗。这让东寅玉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

抓出一枚丹药吞入口中。滚滚药力瞬间流向四肢百骸。东寅玉稍显苍白的脸色才是恢复一些。

“等我将你击败。踩在脚下的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今天的行为是多么愚蠢。”东寅玉阴寒的目光望向张宇。身体之中的力量越加疯狂。

黑色魔气剧烈翻滚。竟然夹杂起一丝丝猩红血线。好似苍天咆哮。巨魔降世。

“血囚。出來吧。与我再次并肩作战。击杀这个卑微存在。”

“吼。”

一声野兽的咆哮响彻天地。便见一颗黑点迅速长大。显露出一个狰狞可怖身影。一双血色眸子之中。不断闪烁着残忍嗜杀的光芒。满是敌意的望着张宇。

“哼。不是说好我们之间生死斗吗。竟然还要找帮手。真不要脸。”张宇迅速后退的同时。也是不忘以言语嘲讽东寅玉。

“真是卑鄙。竟然借助外力。”

“无耻。真沒想到还有这么不要脸之人。”

人群之中也是不断传來阵阵嘲讽之声。不过东寅玉却熟视无睹。

“血囚乃是我的妖宠。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凭什么我不能让他帮我。再说了。生死契约之上也沒有明确规定不许使用妖兽助阵。”东寅玉冷笑一声。自觉终于扳回一局。“你有妖宠的话。也可以让他出战。不会是你个穷逼根本就沒有收服过妖宠吧。”

“唉。我本來还想给你留点面子。可是非要自己把脸凑上來让我扇。那我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宇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戮蛊。杀了那个丑八怪。”

张宇话音刚落。白光一闪。虫王戮蛊便是出现在了半空之中。扭动着庞大的身子。将级妖兽的恐怖气息轰然爆发。

血囚虽然是蛮荒异种。可是鬼王虫同样來历非凡。两者血脉上的差距并不明显。也许血囚成长到之时会超越鬼王虫。可是现在的它毕竟还处于幼生期。君级初期与将级初期之间还有着巨大的鸿沟。几乎难以跨越。

“吼。”

血囚龇牙咧嘴。怒声咆哮。因为忌惮戮蛊的实力。竟然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刹那间。东寅玉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起來。耳中似乎传來无数嘲笑的声音。

原本他还想要通过血囚扭转战局。只不过战局是扭转了。可是却是自己成了弱势的一方

围观人群。也是停止了怒骂。看向东寅玉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怜悯。

“你怎么不动手了。你不动手。可不要怪我不讲情义了。戮蛊。把它撕成粉碎。”张宇向着血囚一指。戮蛊怪叫一声。则是一脸兴奋的向着血囚奔去。

张宇的身体轻轻颤动着。身体之中升腾起无穷战意。单手执剑。剑尖直指东寅玉。霸道无匹的锋锐剑气呼啸而出。散发出无比可怕的威压。让人惊叹不止。

张宇在这一刻。仿佛化身为开天辟地的战神。诞生于混沌之中。要将天地一斩两半。

“杀。”

东寅玉再也无法承受那压迫人心的压抑之感。嘶吼着。整个人化为妖魔鬼影。冲向了执剑而立的张宇。他心中如今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将张宇斩杀。哪怕以身化魔也在所不惜。

状如癫狂的东寅玉身前一双黑色拳头划过虚空。如同钢铁铸造的重锤。向着张宇重重砸落。在的力量之下。空间都被硬生生撕裂。

胜利在即。张宇也是不敢大意。掌中微微用力。惊雷剑便划破虚空。锋利的剑芒切割一切。黑色拳头直接被从中间一斩两半。崩溃消散。

拳印被破。东寅玉却沒有表现出任何慌乱。眼底闪过一道怨毒之芒。口中鲜血飞洒。亘古洪荒的气息突然从他的身上蔓延出來。

“悲泣冥神。”

蓦然间。东寅玉的脸上显现出极为痛苦的表情。似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扭曲的脸颊使得原本英俊的皮囊看起來也是异常狰狞。

东寅玉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他身上的气息也是迅速微眯下去。滚滚黑色魔气在呼啸声中冲天而起。然而不等所有人明白过來发生了什么。虚空之中便是无数炸雷般闷响。漆黑魔气翻腾之间。一道似虚似实的冥王身影骤然闪现。

冥王主掌杀戮。代表的乃是死亡。所以冥王是无情。他根本就不懂得情为何物。可是张宇却发现。这被东寅玉召唤出來的冥王竟然一脸悲戚。两滴泪珠竟然缓缓滑落。

在这股力量之下。张宇心中似乎也涌现出无穷无尽的悲伤之意。他好像看到所有亲人都已经离她而去。就连这方天地都已经将他抛弃。生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并且在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声音不断的呼唤着他。让将自己的灵魂与肉身一起奉献出去。就此沉沦以脱离苦海。

无穷无尽的悲伤之意如浪潮一般将张宇淹沒。即使相隔很远。那散逸出來的力量。也让无数围观者不可抑制的生出一种绝望。悲凉之感。眼泪不自觉的哗哗流下。

此时的东寅玉已经是强弩之末。拖着力量近乎枯竭的身子。缓缓走向那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的张宇。他的手中。一柄血色长剑倏然出现。血剑之上一道道血色纹理不断蠕动着。竟然好似活物。

“钧天剑。此人便是当做你再次问世的件祭品吧。”东寅玉口中低喃。钧天剑竟然也发出阵阵嗡鸣。似乎表达着内心的兴奋。

剑身一点点的切开空间。眼看张宇下一刻便会被一斩两半。他的双眼骤然睁开。

精光暴射。竟然将东寅玉吓了一跳。张宇猛地扬起惊雷剑。与钧天剑轰然对撞。张宇身子晃动几下。几乎稳如泰山。然而东寅玉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瞬间被抛飞出去。血撒长空。筋骨崩裂。

“不”东寅玉的口中发出一声凄厉哀嚎。神色露出无尽绝望。

他的心中有太多的不甘。他才是强的天之骄子。从來都是只有他越级挑战的份。而如今却被仅仅武宗境界的张宇打败。一时间。他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宇踏空而起。一把将钧天剑握在手中。可是半步道器又岂是那么容易降服的。磅礴的毁灭之力瞬间涌入张宇的体内。肆意的破坏起张宇全身的经脉血肉

“噗。”张宇也是无法忍受。一口鲜血瞬间喷出。气息也是萎靡不少。

眼看钧天剑挣扎的越來越剧烈。张宇手中连忙打出数十道封印手印。按在了钧天剑剑身之上。这才勉强镇压了钧天剑的暴动。不过张宇知道这不过就是权宜之计。多一个时辰的时间。钧天剑便会挣脱封印。脱困而出。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心意一动。移形换形步法使出。张宇便再次回到东寅玉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掌。轻而易举便是将毫无反抗之力的东寅玉抓在手中。东寅玉无力地拍打着张宇的手臂。可是却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你不是要杀我。怎么现在不说话了。”捏着东寅玉的脖子。张宇轻声嘲讽道。将他所谓的高傲全部碾成粉碎。

看着那败在张宇手中。随时都有可能一名呜呼的东寅玉。所有人竟生出一种荒诞不经的感觉。有谁能够想到结局竟是如此。

“现在。你们该放人了吧。”张宇看向那脸色好像吞噬了大便一样难看的古塔宗之人。淡淡说道。

“溟刹尊者。快。杀了他。我要他死。我要所有嘲笑过我的人都要死。”

东寅玉突然用尽全身力气。狰狞咆哮起來。

...

华池县中医院
武汉市第五医院
烟台治疗睾丸炎医院
汕头治疗包皮过长医院哪个好
云南全国免费妇科检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