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宋庄等待判决

2018-12-03 16:43:35

宋庄等待判决

“本来我可以领份退休工资,过安稳日子。就因为太喜欢画画,所以住到了这里。可是这一年来,我连一张画都没有画,净顾着张罗打官司了。” 12月12日,在北京潮白河畔一间农民房里,留着花白胡子的57岁画家王立则(王笠泽)感慨万千。 这个农民房位于北京通州区宋庄镇的一个小村落——白庙老村。房子位于一个面粉厂附近。这里是北京与河北的交界处,和河北三河市燕郊镇仅隔着一条潮白河,王立则(王笠泽)说他想买的生活用品都可以在燕郊的超市里买到。 王立则(王笠泽)住的房子有13间屋,200多平米,带一个院子。院里有丛竹子,一个葫芦架。还有一个两米多高的石膏雕塑,是他之前的屋主,雕塑家徐人伯留下的。 两三天前,北京下了场小雪,很快就化干净了,而王立则(王笠泽)院子里的积雪还有一半没化,这儿的温度比北京城里要低三度。 客厅里烧着火炉,王立则(王笠泽)说,家里有暖气片,他没开,“反正我一个人在家,开暖气片浪费,烧炉子就够了。” 虽然条件没有城里头好,但王立则喜欢住在这里。他家的墙壁上挂着许多绘画作品,画的全是这儿的田园风光,有草坡,有小树林,有桃花,有水牛。他小时候是农民出身,对农村生活有感情,“再说,以我那几千块钱的退休工资,在城里头买个房子做工作室简直是天方夜谭。” 王立则(王笠泽)说,他和当地大部分村民都处得挺好。他还在那儿认了一个徒弟,就是隔壁面粉厂的老板。这个老板是从河北白洋淀迁过来的农民,爱写东西,已经写了三四个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了。有一个小说还改了五稿。他先是教他写作,后来又教他画油画。“我来这里以前,他还没听说过油画是什么呢!”王立则(笠泽)自豪地说。 但是,这一年来,王立则(王笠泽)没有安生过一天。他不停地周旋在政府、法院、学者、村民和之间,为他和其他艺术家与农民之间越来越频繁的官司忙得焦头烂额。 这些“官司”,都是因为画家们几年前买下的房产的归属而产生的。 王立则(王笠泽)是宋庄200多个在当地买农民房的画家之一。2003年10月,他从宋庄雕塑家徐人伯的夫人王玉彩手中买下此处农民房,作价6.6万元。徐人伯则是1998年从白庙农民张建立手中以1.85万元的价格买下的这套房屋。不久,徐人伯突发心脏病去世,房子闲置两三年以后,夫人王玉彩将其转让给了王立则(王笠泽)。王立则(王笠泽)把房屋改造了一遍,前后花了十二三万元。但2006年,王立则(王笠泽)的房东,白庙村民张建立向王玉彩和王立则(王笠泽)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房屋买卖无效,收回房子。 王立则(王笠泽)说,他是宋庄个因为房屋产权问题被告上法庭的画家。但他的案子迟迟没有宣判,已经拖了一年多。而另一个画家李玉兰类似的案子则受到了更多的关注。李玉兰2002年从辛店村民马海涛手里以4.5万元价格买下一套150多平米的房屋,后来铺了地板,做了吊顶,盖了厢房,并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小荷塘,前后花了12万元左右。在今年7月的一审判决中,法院判决李玉兰限期腾出房子,判定房屋转让方、村民马海涛支付给李玉兰的补偿款为93808元。李玉兰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判决没有法律依据、审判程序违法以及评估报告显失公平、评估人员无资质鉴定为由,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诉,目前,宋庄买农民房的艺术家们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二审判决结果,因为这将是宋庄12个相似案件的个终审结果,对后来的终审判决将会有参照作用。 1999年5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禁止土地炒买的通知》中规定,“农村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 对于画家们来说,如果李玉兰二审仍然败诉,被判腾出房子,那么他们就面临着被赶出宋庄的命运。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不愿意看到的。 “我在这些画家中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我还有退休工资,被赶出去还不至于流离失所。我还懂点法律,有律师资格证书,也办过报纸,画画只是我退休以后干的想干的事情,除了画画我也还可以干点别的事。”王立则(王笠泽)说,很多画家没有那么超脱,要是不让他们住在那里,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非常艰难。“宋庄中心区的画家买下农民房以后,都把它们装修得非常有艺术气息。有一些画家卖了点画就改装下房子,把房子布置得很漂亮,基本上把收入都投到房子上了。如果被赶出去,这些心血就都白费了。” 王立则(王笠泽)说,宋庄的经济发展,画家们的功劳很大。 从1993年圆明园画家村的部分当代画家迁入宋庄镇小堡村开始,艺术家潮水般涌入宋庄安营扎寨,至今已经形成人的规模。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买下了当地农民的闲置房,这些农民房有的是继承已故老者的房子,有的房主在城里工作,另有居所。当时的小堡村村委书记崔大白对这批画家非常重视,在他的主持下,收了少部分土地使用费,为这些画家和农民做了房产转移手续。 在画家入驻之前,小堡村是宋庄镇里穷的一个村子。画家到来以后,当地的艺术品展览和销售形成了产业链,当地村民开绘画用品店、画廊,外来人口又带动了餐饮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农民收入由90年代初的三五百元提高到现在的1.2万元,其中来自画家的房租收入占到了很大比例。去年,小堡村的房租收入达到750万元,占村民人均年收入50%。 多年来,画家和农民相处和睦。一位画家还记得当年他和当地村民一起在村里的道路上安装上路灯时,村民们脸上兴高采烈的表情。当时,画家找村民买蔬菜,可以到田里随便摘,给多少钱村民都高兴。 近两年来,随着当地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农民房的市场价升至三四十万元一套。于是,一些村民开始觉得自己当初卖掉房子亏了。王立则(王笠泽)说:“现在200多户把房子卖给画家的农民里,总共有五六十户想要回房子。有12户农户将画家告上法庭,涉及15位画家,其中有三位是像我这样的情况,有两任买家的。除了闹到法庭的,还有打架的,私下调解的……” 12月11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终形成一条决议:“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农民住宅或‘小产权房’。” 政策一出,王立则(王笠泽)的响个不停,都是分布在宋庄各个村落的画家们打给他的。多数画家们的情绪有点低落,很多人问他:国务院的政策出了,打赢官司的希望更小了,难道真的要被赶出去了? 李玉兰的代理律师,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旭认为,“我不像艺术家那么悲观,法律也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而设立的,农民利益要保护,市场秩序也要维护。即使艺术家真的要放弃房子,也要对房屋价值进行客观评估,给艺术家一个合理的赔偿。” 12月13日上午,收到王立则(王笠泽)发来的短信,告知“宋庄艺术家房案定于12月17日上午在市二中院宣判。此为终审判决。” 短信的分量,有点沉重。

爬架网生产厂家
校园电视台
馒头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