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朗普效应看大众投资心理特朗普的脑残粉

2019-04-06 09:24:35 来源: 吉安信息港

本文由硅谷投委会翻译自 Sparkcapital VC Ryan Shmeizer

这个夏天,虽说奥运“清流”“泥石流”火得一塌糊涂,但大洋彼岸的川普和桑德斯大叔却不甘认输,仍在孜孜不倦的靠智商博出位。

这类政坛一枝花很容易人想起『权利的游戏』里 Lord Varys 和 Tyrion 的对话:

LV:陛下,权利这玩艺儿好生奇异。您喜欢猜谜吗?

T :干哈?你要整一个来给我猜?

LV: 对。如果三个高富帅坐在一间屋子里:国王、神甫和有钱人,他们中间还站着一个佣兵,每一个高富帅都可以出价让佣兵杀了另外两个人。那末您猜谁死谁生。

T :这要看佣兵咯。

LV:是么?但是他没钱没权没上帝助攻。

T :他有剑啊,操控着生死大权。

LV:如果佣兵才是规则制定者,为啥我们还认为国王权利。如果 Ned Stark 嗝屁了,谁该负责?Joffrey 吗?刽子手吗?还是谁?

T :我决定我还是不要喜欢猜谜好了。

LV:权力在我们认为它在的地方。都是难以名状的套路啊。

所以川普和桑德斯是怎样逆袭成为 2016 年火总统候选人的?细想一下,这跟海明威描写的破产进程颇相似:开始很慢,然后突然就爆发了。

其实关键词就两个:「信仰」和「大众运动」。也就是足够的没有信仰的人在大众运动中被培养出信仰。

群众的力量

要制造一场大众运动,请使用以下方法:

先找一群墙头草两边倒的大众,大量散布对当前形势的不满。然后趁群众毫无防备不带质疑的时候,就开始鼓吹自己能为他们的现有生活带来改变。牛逼不要吹得太大,希望 just around the corner 就好。

接着要证明自己的强大行动力,并通过各种活动增强大众凝聚力,而且要随时一副能联合行动和自我牺牲的模样。

针对你的敌人组织各种活动,没有敌人时,请编一个出来,让你的粉丝们对你产生盲从心理,如有反对份子,暴力弹压。

如果粉丝觉得你的行动没啥成效,开始不耐心了,那就来一发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实现的长远规划,越假大空越好。

中心思想就是要把一切宗教化,让教徒被你牵着鼻子走,同时要留意他人搞的大众运动。

别想多了,宝贝儿。

对那些一头扎进假大空计划的人来讲,前提条件是要完全愚昧无知,任何经验值都可能让你的大众运动崩盘。

Eric Hoffer 在 1951 年出了本书叫『The True Believer』,详细论述了大众运动的性质,比如 20 世纪上半叶的欧洲剧变。但如果你把里面所有「共产主义者」「国家社会主义者」替换成「被剥削了权利的工人阶级”或「ISIS」,你肯定不会发觉这本书是几十年前写的。

Hoffer 的中心思想就是,所有的大众运动都萌芽于大家对当前的共同不满。不是愁闷,不是痛苦,不是失望,是强烈的不满!不满!不满!

近,政圈儿评论员 Andrew Sullivan 总结了一下造成近群众不满的缘由,比如:

低收入工人阶级的工作逐步被自动化取代;

曾为个人存在感提供庇护的社会机构功能弱化,比如教堂和联合大厅;

全球化对蓝领工人的冲击;

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社会底层人民上升渠道太少;

对种族和性别同等日趋高涨的热忱让主流文化变得日趋多元,传统白人工人阶级的观念受到冲击。

一点值得好好讨论,毕竟白人工人阶级是川普大众运动的中坚力量。如 Sullivan 所言:「现如今白人工人阶级的传统道德观受到各方嘲笑,被视为思想落后的代表,经济前景欠佳,连种族和性别观都遭到了多元文化的打击。」

的确,与其天天嚷着对那些所谓的高尚自由的抽象平等奋斗,不如脚踏实地搞搞切实可行的同等。特别当白人工人阶级被妖魔化为心胸狭隘、轻视女性、种族主义和恐同,经济底层的人民被迫与社会和文化底层人民划等号。这一切的一切都为大众运动创造了条件。

出人意料的是,不管左翼还是右翼,大家在煽动大众这件事上都颇有建树,川普和桑德斯支持率平行上升。大选之初,桑德斯不过还只是个无名小卒,但是现在他竟然跟希拉里同台竞技。

不过,Hoffer 觉得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所有大众运动都根植于广泛传播的对现状的不满,并且能从同一类中赚取大量粉丝。毕竟一旦大众能参与大众运动,就能参与任何有效的运动。

此刻,虽然桑德斯和川普政见相反,但是他们的粉丝却有着共同的不满看绿植摇曳。所以 Hoffer 预言,如果桑德斯退出竞选,他粉丝中相当大一部份可能会转投川普旗下。

大众运动的奥义

一场大众运动的精华是,在拥护者和现实之间建立一个屏障。

虽然这类屏障的形成是靠宣称真实的教条,但是这类教条并不是从经验和现实出发,而是由权威决定。这类教条不一定需要被理解,但是一定要被拥戴,让拥护者一味盲从。可能你觉得这类信条一定是看起来靠谱又有大格局,然而其实不。「教条的有效性不需要它有很深远的意义,而是看它能从多大程度上隔绝拥护者和外在环境」。

大众运动的教条就像心理上的圆形监狱,每一个拥护者被关在里面而不自知。

粉丝圈外人士严重怀疑川普「Mexico will pay for the wall」的言论,他们连川普的厚颜无耻都不相信,更不用说川普建立在空想上的不切实际。但是真爱粉们觉得川普的言论简直棒呆,用歌颂来形容都绝不夸大。

大众运动就是要个人联合成一个整体,进入这个圈子的门票就是一定程度上的自我妥协。

这个价格看起来仿佛挺高,但是却「物有所值」,因为大众运动让那些早前对现实感到失望的人联合起来,让他们感受到希望。大众运动的范围越大,粉丝们的热忱越高涨,信心越坚定,同时也越难看清客观世界的现实。

钟摆里的投资市场

现在,我们知道了大众运动就是利用强大的心理气力来获得能量,一开始很慢,然后突然爆发。那末,我们还能在其他地方感受到生活就会更丰富一点类似的奇异气力吗?

嗯,其中之一便是投资者的心理。

Howard Marks 曾这么形容:「投资心理就像一个钟摆,来回运动,徘徊在乐观和悲观、贪婪和恐惧、容忍和讨厌之间。」

如果你问数据分析员,钟摆待过多的地方是哪儿,他会告知你,「中间」。但现实中,钟摆停留在这类中间位置的时间少之又少。相反,羊群行为和心理因素会驱使钟摆到某一个极端,然后倒回来,先到中点,然后再到另一个极端。

投资者常常跟大众运动的粉丝一样,并不会特立独行。不但由于投资者相信大众智慧,而且同其他人保持一致可以令自己很有安全感。

举个栗子。

一些聪明的企业家嗅到了改变市场的新趋势和新技术的潜力,然后开始在这些领域成立公司,并宣称赚钱之前的主要任务是拓宽联系;

不少投资者会凭着惯性思惟说,嗯,这个 idea 要流产,毕竟市场太小,而且之前也有类似公司倒闭;

固然,还有更多的投资者连惯性思维都没有,直接略过风险利弊,选择盲从;

只有一小撮逆向思惟者,或说是幸运儿,选择支持这些企业家;这个 idea 凑效了,联系迅速拓宽,每个人都在这项投资里面赚得盆满钵满;

资本主义力量横行,愈来愈多的新生意进入市场来分一杯羹,我们不断见证着市场细分,「Uber for X」啊、「Airbnb for Y」啊之类的新口号层见叠出;那些公司不断鼓吹「联系的拓宽比赚钱更重要」blablabla,用户回报也日益增长;

投资资本冲洗着河底淤泥。公司收益延续增加,投资方 FOMO 不断壮大;初始估价 X 百万的公司现在身价翻了 5 倍,那些错失良机的投资人悔不当初,开始怀疑人生;所以再有类似投资机会出现的时候,他们会举债跟风,然后价格变得愈来愈高;

企业家发现,如果公司发展势态良好,那末筹钱根本不是问题。公司预算反应了发展前景或 KPI 增长值,投资者根据期望不断推高价格,如此良性循环,感觉好事没有尽头;

价格不断上涨,在这个行业里一夜暴富感觉轻而易举,非常规的资本冲洗着投资生态系统,就像如火如荼的大众运动一样,价格涨得更高,投资者更疯狂,那些公司开始期待快钱,所以在市场投资上更加大手笔;

1只胡蝶在中国煽动小翅膀,IPOed 公司就亏了一大笔,但是投资者仍然保持镇定,而且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保持镇定,因为他们觉得私有公司的低迷只是暂时的,假以时日一定会胜过目光短浅的上市公司,而且他们深信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家寡头公司参与注资,觉得那些「非粉丝」投资人不懂私有公司的精华;

恶兆来了,私有公司收益萎缩,公司的每个行动越发像烧钱,资本成本不断上升,私有公司开始考虑保命的事情;

等不良势态发展到一定程度,投资者也会选择收紧钱包,那末融资就变得愈来愈困难,私有公司不得不裁员来节省开支,一些人开始到处发布消极言论,投资者对此反应过激,交易完成率因此下落,融资难度更上一层楼;

价格延续下跌,消极情绪蔓延,私有公司命悬一线,此时,精明的投资商觉得是时候抄底,让这些公司重生;

然后循环又从头开始。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投资跟大众运动简直不要太像。

警惕从众行为

精明的投资人现在意想到,要一直准确预测市场走势是不可能的。Mark 的钟摆理论和大众运动模型已解释了投资中存在起起伏伏。我们能肯定的是,极端的投资行动会反复出现,毕竟钟摆不会只朝一个方向运动,不会停留在一个端点。投资领域里的循环现象完全始于人类心理。

虽然这类循环看起来有规律可循,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其实不知道钟摆的摆幅有多大,是什么导致钟摆停滞或掉头,掉头的准确时间,和掉头后能走多远。

所以留给我们的选择其实不多:要么完全疏忽所谓的循环规律,纯洁见机行事;要么仔细研究这个循环,弄清楚我们处在循坏中的什么位置,然后根据规律行事。

Mark 对此有话说:「我们或许其实不知道我们会走到哪儿,但是搞清楚我们现在处于甚么位置也是极好的。即便不能准确预测,但是根据循环规律采取相应的措施,有时也能发挥极大作用。」

大众运动规则和钟摆定律其实就是心理模型。据此我们可以改善我们的投资行动,影响投资结果。

钟摆定律告知我们当你看不开、当你春风得意、当你愤愤不平、当你深陷痛苦中的时候,人类心理使市场形势趋向于一种循环模式,所以我们必须时刻对即将产生的事件保持警惕,尤其是当钟摆接近端点的时候。

同时,大众运动规则又告诫我们不要轻易堕入羊群行为。

所以,现在是时候回顾一下你近的投资行动了,毕竟能告知你的,我已告知你了。

本文由硅谷投委会翻译自 Sparkcapital VC Ryan Shmeizer,原文标题(链接附内):

What Donald Trump and Bernie Sanders Can Teach Us About Investing Psychology.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格竹集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依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存追究相应的权利

宫颈炎怎么治
盆腔炎的早期症状
分泌物增多是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